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海泡 宇峰 拉森 castello 海泡石 Escudo 玉米 Navy 玉米斗 Upshall Anatra Sasieni 新手 James 原味 flake 煙斗 海購 打火機 STANWELL dunhill davidoff larsen 開斗 法官 BAREN

分享 | 
 

 …………阿 菊…………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阿 菊…………   周四 12月 15, 2011 7:45 pm

阿菊曾是小巷里的美人。鹅蛋脸,两个深深的酒窝,银铃般的嗓子,嘴很甜,左右乡邻都非常喜欢她,尤其是长辈,只要一提到阿菊,都会赞不绝口。

花匠大李是个本分人,丧妻后,千辛万苦带大了阿菊,视她为掌上明珠。1949年,大李定居苏州,在公园里谋到了一份花匠的工作,那年阿菊十二岁。

阿菊家住沿街二楼,街对面的二楼,住着母子两人。母亲是扫街的清洁工,身子单薄,从不与人交谈。据说过去是电台的播音员,在银行做职员的丈夫失踪后,就与儿子吴志清相依为命。志清拉得一手好提琴,年长阿菊三岁。

十二岁的阿菊在听着小提琴声中慢慢长大,只要琴声一响,无论寒冬还是酷暑,阿菊一定是打开窗户,端坐窗前,静静地听着那优美的旋律。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了羡慕和兴奋。阿菊最喜欢听的是《吉普赛之歌》。后来与志清熟识后,星期天会送过去一小盆文竹或常春藤,叫志清哥哥拉给她听。那会儿的阿菊,完全陶醉在了乐曲的忧伤与欢乐之中了。

当阿菊升初中的时候,志清考上了苏州的名牌高中。

在阿菊的心目中,志清哥哥是个了不起的人。他不仅小提琴拉得好,学习成绩也总是名列前茅,每学期都能捧回一张大奖状。

志清也十分喜欢阿菊,他最喜欢看夏天的阿菊,穿着条纹短袖衬衫,再配上一条小花布喇叭裙,在她父亲大李工作的公园里飞舞。

公园里有一座小山,山顶有一座凉亭,山下是一个很大的荷花池,一座九曲桥连接南北。

就在志清保送北京的一所大学那年,情窦初开的阿菊,站在九曲桥上,红着脸送给了志清一张她的半身照片,背面写道:志清哥哥留念。

阿菊初中毕业后就参加了工作,在丝织厂当了一名统计员。

志清每月寄两封信回家,一封是给他母亲的,另一封是给阿菊的。收到信的那一天,也是阿菊最快乐的一天。

志清北上读书,阿菊每天下班后都会去照顾他的母亲。对此,志清的母亲在给儿子的信中不乏感激之词。

有一年的中秋节夜晚,阿菊面对面与志清的母亲坐着交谈,志清的母亲对阿菊说:

“阿菊,再过两年志清就要毕业了,他是统一分配,不一定能回到苏州的呀。”

“伯母,没有关系的,志清哥哥学习优秀,去的也一定是大城市。”阿菊信心十足地回答。

“难说哦,成分不好,要不是学校一再推荐,根本就上不了大学的。”

“伯母,志清是个有学问的人了,他会嫌弃我吗?”阿菊终于说出了一直在折磨着她的想法。

“不会,志清不是那样的孩子。再说,我也不会允许他那样的。”

阿菊感激地望着志清的母亲,继续问道:

“伯母,志清要回家过年吗?”

“去年不是没有回来吗?说是要省一点路费,多一点看书的时间。我已经写信告诉他了,今年一定要他回家过年的。”

阿菊已经一年多没有见到志清了,通信虽然没断,但心底的柔情说什么也不好意思写在信上,心里天天想念着她的志清哥哥。

挂在墙上的日历终于换了新的,志清风尘仆仆地回家了。

“志清哥哥!”阿菊腼腆地叫唤着她的心上人。

“来,阿菊,我拉一首新曲子给你听。”志清取出那把虎皮黄的小提琴,拉起了《梁祝》。

阿菊听着听着,情不自禁地泪流满面,浑身颤抖了起来。

“怎么啦?”志清停下琴声问道。

“太凄惨了,你也擦干眼泪,别拉了吧。”阿菊将手绢递给了志清。

“志清哥哥,我买了两张大光明的电影票,晚上你有空吗?”阿菊试探地问道。

“当然有空的,我很久没有看电影了,是什么电影?”

“马克吐温的《百万英镑》。”

这是阿菊和志清第一次牵着手踏进电影院,志清握着阿菊柔软的小手,直到电影结束。

昏暗的路灯已经亮起,志清送阿菊进了家门,为她打开了楼梯的电灯。阿菊随手把电灯关了,转过身,紧紧地搂住志清,嘴里喃喃地叫唤着:“志清哥哥,志清哥哥。”

志清抚摸着阿菊柔软细密的头发,在黑暗中,热烈地吻着阿菊,两颗年轻的心有力地跳动着,两个年轻人第一次体会到了一种难以言表的甜蜜。直到楼上传来大李的脚步声才分开。

即便是穷人家,过年总是快乐的。阿菊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美好,志清对她说了,等大学毕业就娶她。

好日子总是过去得飞快。就在志清准备回北京的前一天,大李第一次跨进了志清的家门。

“吴师母,新年好!”大李将一盒黄天源的糕点放在桌上后对志清的母亲说道:

“我没有文化,不太会说话的,说错了,吴师母千万别生气。”

“哦,大李啊,您请坐下谈,我这就给您沏茶去。”志清的母亲心里明白,大李今天登门,一定是为了两个孩子的事。

大李接过热气腾腾的茉莉花茶,说道:

“吴师母,您觉得我家姑娘怎么样?”

“阿菊呀,是个好孩子。志清和阿菊相好,是他的福气。”

“您这么说我就心安了。”大李说。

“只是,我家太穷,怕亏待了阿菊啊!”志清的母亲叹了口气说道。

“穷怕什么,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只要孩子们开心,幸福就行了。我听姑娘说,准备等志清毕业后办喜事?”

“志清这孩子真是的,不该现在就说这事的。我确实有这个想法,可是,拿什么做聘礼呀?阿菊这么好的孩子,说什么也是不能亏待她的。”

“您还是老一套,别讲究什么聘礼,你我做邻居也有六、七年了吧?我还是那句话,只要孩子们好就行。再说,志清这孩子,在巷子里还能找得出第二个人来?”

“多谢您这样夸奖志清,这事我本来是想等志清回北京后我再登门提亲,与您商量的,没想到今天您来了,真是过意不去啊。”

……

两位长辈的一番谈话,志清一五一十地在火车站告诉了送行的阿菊。阿菊从包里取出连夜为志清编结的绒线围巾,给志清围在了脖子上,说道:“上车吧,自己照顾好自己,春天来了,别急着减衣服。还有,再忙也一定要给我写信啊。”

一对恋人就此别过,不料想竟成诀别。

就在志清毕业前夕,他在校刊上的一篇文章使他成了“右派”,被发配到了甘肃。

志清的母亲感到天昏地暗,她唯一的依靠与希望坍塌了,就此一病不起,两个月后去世了。临终前,对着双眼红肿的阿菊说:“阿菊,我的好孩子,志清对不起你啊!别等他了,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忘了他吧!”

“不!志清哥哥不是右派,他们一定是弄错了!他会回来的。”阿菊坚持着她天真的信念。

志清的来信开始没有规律了,有时候两三个月才来一封信,信写得很短,他告诉阿菊以后别给他写信了,他很难收到她的来信。

阿菊开始失眠,整夜整夜地不能安睡,人越来越憔悴、寡言。有时候一个人来到公园的九曲桥上,自言自语。

冬去春来,转眼进入了夏末。人伐蝉鸣,桃李无言,公园的荷花池里亭亭荷莲在一汪碧水中散发着沁人清香,伤感的阿菊收到了志清寄来的一个包裹。

包裹是一只纸箱,里面装着志清的小提琴、当年阿菊给志清的那张照片和那条绒线围巾。照片背面“志清哥哥留念”的字样已经被志清的泪水模糊,围巾里夹着一张折叠得很小的纸片,纸片上写着:“永别了,亲爱的阿菊。你的志清哥哥再也没有勇气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原谅我!原谅我!!原谅我!!!”

阿菊傻傻地坐在窗前,紧紧抱着小提琴,望着街对面人去楼空的窗户,没有眼泪,没有抽泣。耳旁再次响起了《梁祝》的旋律,声响越来越大,越来越强。

阿菊惨叫一声,飞奔下楼,一口气跑到了公园九曲桥上,纵身跃入了荷花池。

满池的荷花刹那间裂开一道缺口,随即闭合,荷花猛烈地摇曳,无数的水珠在荷叶上滚动。

忽然,天空掠过一道闪电,乌云蔽日,远处传来滚滚雷鸣。
回頂端 向下
prokenny
達人
達人
avatar

文章數 : 1407
注冊日期 : 2009-11-20

發表主題: 回復: …………阿 菊…………   周四 12月 15, 2011 9:09 pm

在土豆网 看过一部电影 (估计已和谐了)
讲得就是那个狗日的时代 在甘肃的日子 片中有个段子 因为没有粮食可吃
他们去其他大队埋屍的荒地 用刀割取刚死二天的死人大腿

是的 人吃人

_________________
要講究就別將就,要將就就別講究!
回頂端 向下
paulma205707
榮民
榮民


文章數 : 273
注冊日期 : 2009-12-09
來自 : 煙斗共和國

發表主題: 回復: …………阿 菊…………   周日 12月 18, 2011 3:15 am

文革版的梁祝.哀怨斷腸.做物弄人情太堪
回頂端 向下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回復: …………阿 菊…………   周日 12月 18, 2011 11:31 am

感谢楼上两位前辈斗友给予评论。阿菊的事发生在57年的反右运动中,这段历史时间很短,受迫害的精英达五十五万人之多,情形类同与更早时期的延安“托派”,接踵而至的“文革”,更是人间悲剧。我们需要回顾历史,记住历史,为的是让后人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不再重蹈覆辙,不再经历那样的惨痛。
回頂端 向下
prokenny
達人
達人
avatar

文章數 : 1407
注冊日期 : 2009-11-20

發表主題: 回復: …………阿 菊…………   周日 12月 18, 2011 2:35 pm

愿意挖掘历史真相 直接面对它 并做出正确的判断 进而改进改善 这样才能够进步的

台湾小岛 已经慢慢的进步 让人民知道许多从前的错误

......................... 其他的部份 斗友们自有判断 你们懂的

_________________
要講究就別將就,要將就就別講究!
回頂端 向下
prokenny
達人
達人
avatar

文章數 : 1407
注冊日期 : 2009-11-20

發表主題: 回復: …………阿 菊…………   周日 12月 18, 2011 3:19 pm

各位居住於天朝之中的斗友 近年应该多多少少见到 天朝电视电影节目中
那些抗日战争题材 我中华民族总是英勇机智 而那些日本人永远比猪还笨
就这样关起门在房间内打手铳的桥段 能祭奠可歌可泣的亡灵 能洗刷过去的历史吗
日本人要是笨 要是无能的话 那叫当年的中国人 情何以堪啊

再有一说 就洗脑的告诉我们 那是百年耻辱
马的 耻辱的是那些当官的 那些个政府

Razz 也别想的太严肃 呵呵 好像激动了些 打住打住

_________________
要講究就別將就,要將就就別講究!
回頂端 向下
南冠客
榮民
榮民
avatar

文章數 : 465
注冊日期 : 2009-12-12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回復: …………阿 菊…………   周日 12月 18, 2011 4:57 pm

阿全的文字实在是太好了。
回頂端 向下
paulma205707
榮民
榮民


文章數 : 273
注冊日期 : 2009-12-09
來自 : 煙斗共和國

發表主題: 回復: …………阿 菊…………   周一 12月 19, 2011 3:40 am

哀我中華.其敝如此.歷史教訓.天朝人民至今還沾沾自喜.自以為是.先烈們抛頭盧.灑熱血為的是什麼.衰哉.痛哉.
回頂端 向下
 
…………阿 菊…………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