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玉米斗 宇峰 海泡 James 煙斗 原味 開斗 Sasieni 拉森 Escudo STANWELL 打火機 海泡石 玉米 flake dunhill 海購 davidoff larsen 新手 Upshall BAREN castello 法官 Navy Anatra

分享 | 
 

 ………马 厂 长………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马 厂 长………   周三 8月 31, 2011 10:35 am

马厂长是秃子,从前面看是个光头,站后面看有一圈稀疏的短发,年纪不大,今年才五十岁。矮个,肥头,爆眼,浅眉,双唇合不拢,嘴角微微上翘,给人一个笑脸的感觉。一年四季身穿浅蓝色工作服,骑着自行车上下班,不认识他的人一定会以为他是传达室的看门人。工人们背后称他笑面虎。

改革开放那年,刚从供销科长提拔为副厂长的他率先在深圳、珠海设立了窗口,把眼光瞄准了海外市场,一时间成为领先的样板人物。前来学习、取经的企业络绎不绝,他当然有资格领了几百元的服装费先行出国考察了一番。

在内地八面玲珑的马厂长到了国外,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唯一的一件全毛西装,宽宽大大,显然是在中山装上换了条领子,大红的领带,结打得足有拳头般大小,新皮鞋把脚趾磨出了水泡,干脆换上了松紧布鞋。

穿着不伦不类的马厂长漫步在柏林库达姆街头,驻足看着橱窗里服装女模特每十五分钟更衣一次,深深被她丰满挺拔的双胸和硕大圆润的臀部所吸引,赞叹人间竟有这等尤物!当然,这也是他第一次看见丁字裤。马厂长张大了嘴,不停地用西装袖口擦拭着呵到橱窗玻璃上的水汽,也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接收了多少鄙夷的眼光,只等到身后有人开口才回过神。

马厂长寻着声音回转身来,另一个尤物出现在了面前,湛蓝的眼睛,金黄的头发,鲜红的嘴唇,足足比他高了一个头,超短裙,衬衣只扣了一颗纽扣,白皙的双峰若隐若现,正叽里呱啦地微笑着对他说话。

“YES,NO。”马厂长担心将NO和YES说反了,干脆一同说出了口,赶紧急步离去,魂都差点出了窍。

马厂长坐着奔驰计程车,指指点点地比划着,尝了一小杯洋酒。回到旅馆,马厂长躺在席梦思床上,开着空调,想着白天见到的尤物,臆想帮她褪去了花边胸罩和那条不知名的布条,幻想着自己的明天。

开了眼界取了真经的马厂长自然高人一等了,逢人便滔滔不绝地讲述柏林轶闻,当然,那条丁字裤是压轴的宝贝,谈吐中多了一句声调带钩的洋文:OK?

招商引资,横向联手。刚扔下锄头的农民兄弟,放下裤管,提着青鱼,拎着猪腿,川流不息地登门造访。

马厂长自然不是小家子气的男人,转手将吃不了的鱼肉送到了书记、局长的家中,顺便汇报工作,畅想未来。在得到领导的赞许后,大刀阔斧地干了起来。

大凡一个无胆无识的人是注定当弱者的;有胆无识,寿命不长;无胆有识,充其量当个师爷;恰好马厂长是个有胆有识之人,又喜逢大好的形势,岂不是如鱼得水,此时不干更待何时?

在干了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后,马厂长当上了一把手,管着数千人的大厂和数十家横向联营的社办厂。一辆崭新的冈比亚红桑塔纳成了专车。专车很忙,这倒不是马厂长要用,而是整日派往各处为领导们抢时间争速度。

马厂长是简朴的,穿着工作服,骑着自行车,吃着食堂里的饭,至始至终与工人们打成一片。

马厂长是严厉的,上班打铃就关厂门,迟到罚款。下班守候厂门口,看着铃声未响谁敢走出车间一步。

马厂长是凶险的,哪个科长,哪个车间主任想搞小宇宙,轻者撤职,重者罚进浴室烧水。

马厂长是巧妙的,深谙欲擒故纵,借刀杀人之道。利用科员斗科长,利用副职斗正职。虽说不上是搞运动,但也相差无几了,弄得位子上的人个个自危,挑得就差一步登上长字辈的人虎视眈眈,磨刀霍霍。那些个出工不出力的,手脚不灵活的,口无遮拦,满嘴胡言乱语的,一概借着下岗的东风及时得到了清理。

马厂长是善言的,讲台上的马厂长头顶闪着光芒,菱角嘴一张一合,谦逊中带着狂妄,和善里藏着杀机,把抓革命放在首位,让促生产当了老大。

马厂长是糊涂的,由领导牵线,花巨额美元引进了一条流水线,价高不算,还是人家淘汰的旧货,只能搁置在仓库里等着当废铁卖,厂内流言,一定是有人中饱了私囊。马厂长以一套计划外的住房为代价,安抚并忍痛开除了设备科长这个鞍前马后的得力干将,纵容他借钱另起炉灶办了私企,承诺给他做不完的配套零部件单子。

在封住了设备科长的口,平息了流言蜚语后,高度警惕的马厂长开始物色小人物,施以小恩小惠,充当自己的耳目,及时了解动态。

人生无常。有的人在好了一阵子后,不明不白的就摔到了底,可马厂长是福将,他迎来了转制的大好政策,登上了发家致富的末班车,从心底感激政府没有将他遗忘。

审计、评估、吃蟹、桑拿、旅游、美女,融资、集资,一件件,一个个,都在有条不紊中进行着。每一台设备,每一栋楼,都在井井有条的工作中从国有资产转化为私有资产。马厂长当上了大老板,工人们分到了一杯羹。

当上了老板的马厂长,一下子少了许多爹娘,就剩下工商、税务、银行等为数不多的爷了,同时也少了许多的约束。人到中年,头发越来越少,肉是越长越多。他想起了柏林街头的尤物。

马厂长再次出国,比较了欧洲、美洲的诸多美女,得出结论:年过18,乏味。于是再度比较亚洲、非洲人种,结果终于定位在身边人群。他感叹地作了一首《东南西北》诗:“此山望着那山高,终究还是此山好。东瀛文静西贡小,川北狂放江南妙。”积累了这等丰富的阅历和经验,俨然成了爷们的向导。马厂长编著了汉字注音的《快活英语三十句》,囊括了“发格油,发格米”之类的语句,只要花上一周的时间朗读,便能哼哼哈哈地边逍遥灵肉边交流淫语,体验极致的完美,实乃出国必备之物。

马厂长在不知不觉中坠入了腐朽的深渊,在尝试了摇头丸之后,只觉得自己成了金刚不败之身,世界是这样弱小,自己是何等的高大,精力之充沛,耐力之恒久,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随着扩资,自己越来越壮大,工人手里的一杯羹所剩无几了。可是,企业开始进入亏损状态,银行开始催债。

马厂长毕竟是个老手,当机立断,宣告停产转向。大量的工人股东被买断了工龄回了老家。将偌大的厂区改成了创业园,当起了房东。

马厂长终于松了一口气,再也不用为产供销忙忙碌碌了,可以大腿翘着二腿坐在老板椅上看他的三级片了。

终于有一天马厂长发现自己丧失了性功能,浑身乏力,动不动地冒冷汗。他知道自己中毒了,明白那小小的红、白、粉色的药丸带给他的只是海市蜃楼,昙花一现而已。
回頂端 向下
 
………马 厂 长………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