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分享 | 
 

 童年琐忆(七)——丧父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童年琐忆(七)——丧父   周五 6月 24, 2011 8:58 am

春天来了,园子里的花朵开始绽放。

过了劳动节,父亲回了一趟家。

母亲煲了父亲最爱吃的太湖莼菜汤,一家人围坐在八仙桌旁,边吃饭边听着父亲讲上海的形势,讲到赵丹伯伯时,父亲沉默了良久,欲言又止,最终转移了话题。

“四官,在家不能无所事事,多看看报纸,读读健康的小说。学问是靠平时积累的,没有工程师,没有建筑师,怎么建设国家?没有科学家,原子弹上得了天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可是毛主席说的啊。整天混日子,能混出个新世界?”要我们好好读书是父亲的老生常谈了。

父亲回上海的那天早晨,接连发生了三件小事:上紧发条的闹钟没响;刮胡子割了一道血口;沏茶时杯子碎了。父亲狐疑着提包出了家门。

就在父亲回上海的第四天凌晨,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全家。

“15号长途电话!”门外传来巷口烟纸店值班老头的叫声。

母亲急忙披衣起床去接电话。

不一会儿,母亲回来了,说是上海文化局来的电话,父亲病危住院,要母亲带着大儿子速去。

母亲和哥哥两人顾不上吃一口早饭就直奔火车站。

父亲49岁,身体强壮,怎么会突然病危了呢?我在忐忑中度过了一天。

夜已经深了,困顿的我和衣躺在床上睡着了。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了哭声。我揉着朦胧的睡眼,跌跌撞撞地走到客厅。
哥哥姐姐们站着,哭得很伤心,母亲呆滞地坐在椅子上,没有眼泪,脸色苍白。地上放着一只网篮和一只皮箱,里面是父亲的几件衣物。

见我出来了,母亲轻轻地对我说:“你爹爹没了。”

“爹爹没了?”“爹爹?”

我忽然懵了,记不起爹爹是谁,长什么摸样,怎么会离我那么遥远?

我既不伤心也没哭泣,站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母亲没能带回父亲的骨灰,父亲也没有留下遗嘱,就这么匆匆离去。

第二天,上海派员来苏,到居委会和哥哥的工厂通报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的结论:“现行反革命”。

我和哥哥把头发理得很短,和母亲一起到照相馆拍了合影,以此来吊唁父亲。

居委会主任带着工宣队闯进我家,把病倒躺在床上的母亲叫了起来,说是要“扫地出门”,隔壁巷子里有一间十平方米的房间,明天就搬。

随后叫来了观前街创新寄售店的员工,对搬不走的物件估价收购。上好的家具,一件件被工宣队“买”回了家中。

房子里一下子空荡荡的,空气就像凝固了一样,使人喘不过气来。晚上,母亲叫我们围在她的床边,对我们说:

“从明天开始,我们要过最艰苦的生活了。人穷,志不能穷。不许哭,不许叫苦,不许低三下四地做人,不许问别人借钱。被人欺负了,自己忍着,别回来说。你们一定要相信,你们的父亲没有做过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对不起政府的事,从来就没有!你们兄弟姐妹要团结友爱,相互扶持,同甘共苦,不许反目。假如有一天我走了,那么哥哥就是一家之主,必须敬重他。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咬紧牙关,就没有过不了的河。四官最小,保护好弟弟是你们的责任。”

我听了母亲的这番话,害怕了起来,母亲看出了我的心思,继续说道:

“我会活着。你们都成家立业了我才能死。为人要温和,做人要坚强,对别人要宽容,对自己要苛刻。明天起,四官要好好读书,像过去一样,每学期拿一张奖状回来。老大不仅要学会开机床,更要专研相关的知识,老二帮我做家务,去办一张接外发生活的卡,一起赚钱养家。”

母亲的那些话,如今回想起来,我们不折不扣地一一做到了。

第二天,我们住进了小巷里的那间小屋。文革结束,父亲平反昭雪后,母亲拒绝搬回老家,直至我们都成了家,接走了母亲。临走前,我给母亲在家门外的花坛前照了一张像。

那间十平方米的小屋,阴暗、潮湿、拥挤。家里已是一贫如洗了。母亲没有工作,我和姐姐正在念书,就哥哥一人十几元的学徒工资。接下来的生活该怎么过呢?

母亲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满头的黑发成了花白。

乌云密布的日子来临了。
回頂端 向下
老牛虻
達人
達人
avatar

文章數 : 969
注冊日期 : 2009-11-19
年齡 : 38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回復: 童年琐忆(七)——丧父   周五 6月 24, 2011 11:33 am

人穷,志不能穷。
不许哭,不许叫苦,
不许低三下四地做人,
不许问别人借钱。
被人欺负了,自己忍着,别回来说。
......
看到这里流泪了。
回頂端 向下
 
童年琐忆(七)——丧父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