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海泡石

分享 | 
 

 童年琐忆(五)——阿满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童年琐忆(五)——阿满   周三 6月 22, 2011 5:33 pm

到了杨舍村后,母亲开始下田赚取工分。纯朴的农民暗地里帮助着母亲收拾农活。淀山湖的风很大,母亲的脸和双手明显粗糙了起来。

我和姐姐都进了杨舍小学,我在三年级。

三、四年级是在一个教室里上课的。老师布置三年级做习题后,开始给四年级上课,下半节课再倒过来给三年级上。老师上课用的是方言,学生朗读课文,用的也是方言。

我被安排坐在阿满旁边。

当老师叫我用普通话背诵了《为人民服务》后,对大家说了推广普通话的重要性,说是明年开始所有农村的学校也都要用普通话上课了。

阿满轻轻地问我:“刚才你说的就是普通话吗?”

我点了点头。

“真好听。”阿满毫无掩饰地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我后来才知道,阿满住在邻村,离这儿有十里地。母亲五年前得了浮肿病死了,家里还有一个妹妹。放学后,她要沿路割草,回家喂羊。晚上要教妹妹一年级的课程。

在陌生的学校里,阿满成了我的第一个朋友。

阿满是个文静的女孩,看上去很穷,衣服上是补丁加补丁,但很干净。黑黑的圆脸,一双大手。她会捡起同学们扔掉的铅笔头、橡皮角,小心地放入蓝布书包里,一本去年的日历是她的草稿纸。

阿满从不迟到。在老师准备摇铃上课的时候,你就能看到她挎着蓝布书包,提着一只饭盒,背着一只大箩筐从田埂里迎着太阳匆匆赶来。

一次班级劳动,去割草。阿满多带了一把镰刀给我用。弯弯的镰刀,磨得铮亮,刀把光溜溜的。

我弯着腰,学着阿满的动作,可是动作的频率要慢了许多,正着急的时候,突然感觉左手的小拇指狠狠地被刀刃割了一下。
我扔下镰刀,察看着伤口,手指上满是鲜血。

阿满立即从衣襟上撕下一块布条,用嘴舔干净了我的伤口,用布条紧紧地把伤口包了起来。

伤口没有发炎,一周后愈合了,留下了两道一厘米长的三角形疤痕。

阿满的饭盒里很少带有米饭,经常吃的是山芋和南瓜。她告诉我,这些都是她在房后的空地上种的。我最喜欢吃她给我的山芋干,薄薄的,圆圆的,很甜,很脆。

天渐渐冷了。父亲在隔离审查结束后打了一个长途电话给母亲,告诉母亲,很快就能平反了。三个月来,母亲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对我说:“很快就能回家了。”

我为能见到父亲,见到哥哥,激动不已,我开始惦记起阿姨和猫咪阿花了,想象着回家后的情景。

第二天,我兴冲冲地想把这一消息告诉阿满,可是那天阿满没来上学。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阿满依然缺课。

我轻声地问老师:“老师,阿满怎么几天没来了?”

“阿满啊?她爸爸摔伤了,来不了啦。”

我不认识阿满的家,别的同学也都不清楚,我不敢去问老师,心想过些天她或许就会来的。遗憾的是,直到我离开杨舍村,也没能见到她。

许多年之后,杨舍村被建成了大观园,所有的农民都成了城镇户口,年轻人被安排了工作,老人则领取了退休金。当年的阿泉班长,成了大观园办公室主任。

二十年前,我开着摩托车,带着妻子去了一趟大观园。

在大观园的入口处,我租了一条电瓶船,沿着当年弯弯的小河,看着清澈的河水,想起了那条左右晃悠的小船,船橹吱吱嘎嘎的声音依稀还在耳旁。农舍不见了,良田不见了,学校不见了,村部不见了,那片谷场也不见了,所见到的只是粉墙黛瓦,桃红柳绿。

我给妻子讲述着当年的故事,讲起了阿满。

阿泉班长请我吃的晚饭。乡亲们听说苏州的老四官来了,纷纷围了上来,问长问短。当年的大叔都成了爷爷,那些小弟也都当了爸爸。熟悉的乡音依旧,一张张似曾相识的脸庞,还是那么善良、和蔼、亲切。当得知我父亲到杨舍村接我们回家后不久就被迫害致死,母亲也已经病故,连连摇头叹息。

我问阿泉:“阿满现在怎样?”

“你是问大阿满啊?”

“是的,就是我同桌的阿满。”

“她爸爸摔断腿之后再也没来上学,听说嫁到山东去了。你还记得她?”

我抬手看了看那两条疤痕,答道:“是,记得很清楚的。”

我望着满桌丰盛的酒菜,心里却牵挂着那甜甜脆脆的山芋干。

阿满姐,你还好吗?

回頂端 向下
prokenny
達人
達人
avatar

文章數 : 1407
注冊日期 : 2009-11-20

發表主題: 回復: 童年琐忆(五)——阿满   周三 6月 22, 2011 6:40 pm

浮腫病 是不是因為饑餓 引發的營養不良所致的

我這個年齡段的台灣人 沒有經歷過啥苦日子 面對的就是安逸平常的生活

看到全哥 此文所提及的鉛筆頭 橡皮角
連想起 約莫是剛開始唸小學 或是更早些讀幼稚園的時間段 父親督促我學寫字 一邊幫我削鉛筆
老爸說起 他唸小學時 使用的鉛筆 差不多要用盡整支鉛筆

我非常清楚的記得那些對話的內容 因為在我天真單純又傻屌的年齡之下 非常懷疑的詢問老爸
怎麼可能 有辦法將整支鉛筆用盡呢 鉛筆會隨著使用 慢慢地變短 那就沒有辦法握著鉛筆
老爸簡簡單單的說 將鉛筆頭裝入竹桿即可延伸長度 說完後 拿著鉛筆及一支筷子綁了起來 為我說明

回憶往事 有苦有甜 日後草民我為了想更換新書包 自做聰明的將背帶剪斷 謊稱是損壞
結結實實的被扁了好一頓 誰都看得出來 那書包背帶部份是用剪刀剪斷的 只有我傻屌的認為 這是個妙計
哈哈哈哈

_________________
要講究就別將就,要將就就別講究!
回頂端 向下
 
童年琐忆(五)——阿满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