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Sasieni Upshall 玉米斗 拉森 煙斗 James BAREN STANWELL 開斗 海泡石 larsen dunhill 玉米 海購 原味 Escudo davidoff castello 打火機 法官 新手 Anatra 海泡 Navy flake 宇峰

分享 | 
 

 童年琐忆(四)——离乡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童年琐忆(四)——离乡   周二 6月 21, 2011 11:27 pm

文革在破四旧的热潮中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帷幕,首当其冲被红卫兵抄了家后,无中生有地在大门上张贴了“抄出青天白日旗和两支驳壳枪”的告示。紧接着封了家门,全家被遣送农村。

抄家后没几天,居委会又叫唤了一拨红卫兵住进我家,勒令明天迁户口,后天动身去乡下改造。

阿姨前一天便被责令立即回乡。我们每一个孩子都是阿姨领大的,分手的时候,阿姨流着眼泪,紧紧地搂着我说:“四官,以后一定要听娘的话,你身体单薄,尽量多吃点,晚上睡觉被子要盖好。”十岁的我,第一次尝到了生离的苦楚。

母亲匆匆忙忙地整理出了过冬的衣服,哀求红卫兵们能否放过刚参加工作的大儿子。因为,哥哥若是签了户口,去了乡下,也就意味着没了工作。

“不行!必须一起迁户口,一起走!快去厂里叫你大儿子回来!”红卫兵望着“私藏枪支,等着变天”的母亲吼道。

哥哥被师傅藏在家里两天,人是留下了,但户口被迁到了农村。在接下来三个多月的日子里,哥哥没有粮票,也没有过夜的住所,度过了艰难的一百天。

该是启程的时候了。

母亲拖着我们几个孩子下了楼,走到花园里时,我望着满园的植物,那里有父亲的紫藤,哥哥的月季,有我亲手种植的玫瑰、蔷薇,还有养蚕用的桑树。眼下刚进入秋季,那些植物已经开始落叶了,肃穆地望着我。猫咪阿花一动不动地趴在门口中央,红卫兵飞起一脚,将阿华踢到了马路中央。我打了个寒颤,跨出了家门。

哥哥站在斜对面教堂的台阶上,擦着眼泪,远远地望着我们。母亲拉着我的手,紧紧地握了一把,示意我别作声,快走。
长途汽车到了吴江平望后,转车到了上海青浦县的金泽镇,在青石古桥旁搭乘上了一艘小船。

我怎么也不敢踏上那条晃晃悠悠的跳板,是船主一把将我抱上了船。

我紧靠在母亲身旁。母亲的脖子上挂着一块硬纸板做的牌子,牌上写着“现行反革命分子”,还画上了红叉。

我第一次乘坐摇橹的小船,河水离我是那么的近,伸手就可以触摸,船上装满了酒坛、整盒的糖果、干果、布匹等物。随着船橹吱嘎吱嘎的响声,小船左右晃悠着。

在黄昏时分,小船靠岸了。红卫兵带着我们到了村部。村部门口挂着一块牌子,竖写着“杨舍村革命委员会”字样,门外是一块晒谷场,谷场上坐满了老老少少,两棵树的中间悬挂着一块红色的横幅,横幅上写着:“斗倒、斗臭现行反革命,誓将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天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母亲被留了下来,我和姐姐被安置在农户家门口的一间小屋,远处不时地传来高呼口号的声音。
油盏灯微弱的亮光一闪一闪,人影投射到泥墙上被放得很大,左右摇曳。我有些害怕了起来,问姐姐:“妈妈怎么还不回来?”

姐姐拉开一丝门缝,朝外张望着对我说:“快了,就要回来了。”

过了很久很久,母亲拖着疲惫的两腿回来了,衣服已经湿透。

姐姐给母亲揉着膝盖,抽泣了起来。

“不许哭!”母亲低声但严厉地说道。

我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哭,也不明白自从抄家以来,母亲敲着簸箕挂牌游街,跪在碗上被批斗,父亲回沪后被隔离审查断了音讯,哥哥才18岁,一人留在了苏州食宿未着……这一切的一切,娇小柔弱又爱面子的母亲怎么能做到不哭?

这些疑问在以后的日子里我都一一找到了答案。

雨渐渐下大了,屋里开始漏雨。我和姐姐赶紧用脸盆、脚盆等接着水,水滴声干脆、利落、无情。

这是我一生中最漫长,最黑暗的夜晚。

等待着我们的将会是怎样的明天呢?
回頂端 向下
 
童年琐忆(四)——离乡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