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海泡 煙斗 海購 STANWELL BAREN 法官 海泡石 Upshall 開斗 玉米斗 James Navy Escudo 打火機 拉森 新手 Sasieni 原味 dunhill Anatra larsen 玉米 flake castello davidoff 宇峰

分享 | 
 

 童年琐忆(二)——反思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童年琐忆(二)——反思   周四 6月 16, 2011 9:41 pm

我是幼子,深受父母宠爱,渐渐也就养成了唯我独尊的习惯。

三年自然灾害那会儿,我才五、六岁。父亲想尽办法从浙江等地买回来肉类、鱼类等食物,我总是吃得最多的,我最喜欢吃的是罐装的凤尾鱼和油面筋塞肉。

一次父亲从上海回家,中午十一点半准时开饭。我照例坐在特制的高凳子上,一个人占了八仙桌的一个边,父母和哥哥姐姐们挤坐在另外三个边。父亲对我看了一眼,没吭声。阿姨揭开砂锅盖,砂锅里是一只蹄髈和十来只油面筋塞肉。阿姨随手用筷夹了一只放入我碗中,说道:“四官欢喜吃格”。

在我连吃了两只,第三只刚入口时,父亲勃然大怒地拍了一记桌子,低沉有力地吼道:“吐出来!”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和父亲的怒喝吓蒙了。

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更不明白为什么要我吐出来。嘴里含着油面筋就哭了起来。随即发起了脾气,任阿姨怎么劝也不成,在凳子上跺着脚。

父亲起身,一把将我提起,拎到了楼上客厅。我依然哭闹着不买账。

父亲把我绑在客厅的桌腿上后,对我说:“倷好好想想,错勒啥地方”。说完就下楼了。

本以为阿姨马上会上来救我的,谁知等了半天,一个人都没有上楼。

我心里觉得窝囊,觉得丢尽了面子。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见父亲发火。

客厅的大钟滴答、滴答地走着,不紧不慢。在快两点钟的时候,我听见有人上楼的脚步声了,我仔细辨别着是谁。

一向小聪敏的我,突然变得愚钝了,怎么也辨不出是谁上了楼。

父亲出现在我的面前,脸色仍然铁青着。

“阿晓得错勒啥地方了?”父亲问我。

我茫然地摇摇头,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

“继续想,想明白了告诉我。”父亲说完转身又下楼去了。

“我要尿!”我怯怯地说道,希望能松绑。

父亲停顿了一下,没有理我。

过一会儿母亲上楼来了,递给我一只痰盂。

“放开我”。我对母亲说。

“不行,没看见你爹爹正发着火吗?”

“我勿晓得错勒啥地方。”

“先尿了再说。”

我使劲抽出被缚住的双手,绳一下子松了许多,可我不敢去解开。

尿完后,母亲递给我一杯水,然后面对着我坐下,说道:

“四官,倷告诉我,刚刚倷准备吃几只油面筋呀?”

“五只。”我如实回答。

“那么倷看别人应该吃几只呢?”母亲和颜悦色地问我。

“格个……”说实话,我真没想过这个问题。被母亲这么一问,还真觉得是自己错了。

我伸出小手,愿罚挨打。

“今朝我勿打你,妈妈也有不对的地方,平时太宠你了。记住,以后做事要先想着别人才对。”

母亲给我松了绑,对我说:“下楼去,给你爹爹认个错。”

“哥姐呢?”我问。

“都在楼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错了,就要敢于认错。”母亲说完,陪着我下了楼。

八仙桌上已收拾干净。父亲正襟危坐在桌前,抽着烟斗,哥哥姐姐们坐在一旁,神情严肃,估计刚听完父亲的训词。阿姨在远处朝我点点头,用手指了指父亲,我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低着头走到了父亲跟前。

“我错哉。”

“错勒啥地方?”

“我只顾自己吃,勿想着别人。”

“哦,那么今后呢?”

“下趟再也勿哉。”

父亲点点头,叫阿姨盛碗饭给我。

阿姨赶紧端着盘子送了过来,盘子里一小碗米饭,一盘青菜和一碗蹄髈汤,汤里一块带皮的蹄髈,几片笋。我哪里还敢挑三拣四,赶紧吃了起来。阿姨远远地又给我打起了手势,原来,饭底下藏着一只油面筋!

我把饭菜吃了个干干净净,独独留下了那只油面筋。

父亲见我吃完了饭,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四官啊,你已经不小了。你是个男孩,男孩就要有男孩的样子。处处想着自己,事事考虑自己,不懂得照顾别人,爱惜别人,今后怎么能成大器?外面多少人没有吃,没有穿,得了浮肿病。就说隔壁李家,哪一顿饭能吃饱?挖一点野菜,煮一锅稀粥,天天喊着饿。你生在福中不知福,一副少爷的脾气,将来会吃苦头的。”父亲继续说道:“你们也都听着,以后要相互帮助,相互爱护,孝顺父母,关心别人,多想着点母亲。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读书要用功,交友要谨慎……”

父亲足足讲了两个多钟头才解散。

二姐幸灾乐祸地对我做了个鬼脸,阿姨忙着给我洗脸、更衣。

晚上,父亲没有再训话,要我和他一起整理烟斗。

临睡前,教我写了我生平学会的第一个字:永。
回頂端 向下
prokenny
達人
達人
avatar

文章數 : 1407
注冊日期 : 2009-11-20

發表主題: 回復: 童年琐忆(二)——反思   周四 6月 16, 2011 10:57 pm

油面筋塞肉

哈 我們家叫它"肉包子" 多與百葉結 或是五花肉一起紅燒著吃

_________________
要講究就別將就,要將就就別講究!
回頂端 向下
小雅
榮民
榮民
avatar

文章數 : 202
注冊日期 : 2011-05-09
來自 : 烟斗村

發表主題: 回復: 童年琐忆(二)——反思   周四 6月 16, 2011 11:31 pm

人生第一次的惩罚和教训,想来记忆犹新。。。

在北方,凤尾鱼好找,油面筋难寻。
回頂端 向下
http://www.yandouke.cn
hall
外國人
外國人
avatar

文章數 : 9
注冊日期 : 2009-12-02

發表主題: 回復: 童年琐忆(二)——反思   周五 6月 17, 2011 12:16 am

在北方的一些上海本帮菜和杭州菜的餐馆里,油面筋塞肉还是能找到的。
到是有一种挺大的田螺,要把田螺肉挑出来,和瘦肉一起混在一起剁成肉末,再塞回田螺里,这道菜好多年都没吃到了,我自己也忘记叫什么名字了。
哪位知道?
回頂端 向下
hall
外國人
外國人
avatar

文章數 : 9
注冊日期 : 2009-12-02

發表主題: 回復: 童年琐忆(二)——反思   周五 6月 17, 2011 12:21 am

在北方的一些上海本帮菜和杭州菜的餐馆里,油面筋塞肉还是能找到的。
到是有一种挺大的田螺,要把田螺肉挑出来,和瘦肉一起混在一起剁成肉末,再塞回田螺里,这道菜好多年都没吃到了,我自己也忘记叫什么名字了。
哪位知道?
回頂端 向下
prokenny
達人
達人
avatar

文章數 : 1407
注冊日期 : 2009-11-20

發表主題: 回復: 童年琐忆(二)——反思   周五 6月 17, 2011 12:47 am

Razz 是不是叫做螺螄釀

_________________
要講究就別將就,要將就就別講究!
回頂端 向下
marlboro
公民
公民


文章數 : 110
注冊日期 : 2009-11-26

發表主題: 回復: 童年琐忆(二)——反思   周五 6月 17, 2011 1:21 am

田螺赛肉,哇塞
回頂端 向下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回復: 童年琐忆(二)——反思   周五 6月 17, 2011 7:54 am

田螺赛肉,苏州有得吃。许多饭店都有这道菜。
回頂端 向下
大度猴
公民
公民


文章數 : 66
注冊日期 : 2009-11-22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回復: 童年琐忆(二)——反思   周六 6月 18, 2011 2:23 pm

我记得应该是和酒糟、肥肉一起煮,这样才肥厚。本帮菜都这样,浓油赤酱的,讲究个过瘾。
回頂端 向下
 
童年琐忆(二)——反思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