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法官 STANWELL 宇峰 Navy davidoff Anatra BAREN Sasieni 玉米 開斗 James 新手 Upshall Escudo 海泡 玉米斗 castello flake 原味 拉森 dunhill 煙斗 larsen 打火機 海泡石 海購

分享 | 
 

 无关烟斗的传奇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老牛虻
達人
達人
avatar

文章數 : 969
注冊日期 : 2009-11-19
年齡 : 38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无关烟斗的传奇   周五 12月 25, 2009 2:27 pm

这几天都一直无暇发帖回复各位好友 只能匆匆来论坛瞥一眼

实在抱歉
盖因小弟的工作 每年年终都要有人员“优剩劣汰”
虽然是强制的末位淘汰 可开除人 事关一个活生生的人之前途命运
不能随随便便点指兵兵 总要讨论商榷吧
更何况 派系林立各个休戚相干
打狗 也要看看主人呢

所以
连续一周 都为种种行政事务与文山会海忙得焦头烂额
导致颈椎旧伤复发 整天都是头昏眼花
也由此感悟到 这世上 最难理解的乃是“人”
最难做的工作就是“人事工作”

——————————————————————————————————

昨天傍晚 看了阿全先生的文章 心里很不平静
一个时代的乐章 我想 正是由无数个人的命运音符串起
而众多小人物的传奇 也构成了历史的鸿篇
其实很难说 是时代决定了个人的命运
还是无数个人的命运 组成了一个时代的面目

可是
当历史书上寥寥几句被翻过时
那些隐藏其后 一生挟裹其间的芸芸众生们
还有多少人能被记起呢......

我想 我们身边的人 甚至我们自己
其实都有堪称传奇的经历

还不到写回忆录的时候
今天 我就说一个普通老人的故事吧

——————————————————————————————————

1912年
我的外公出生在吉林省德惠县一个地主家庭
东北的“地主” 与江南的五亩田地主是不同的
外公家的田地租出去 是论垧(这个字我至今不明白怎么写)的
要查看佃户的地 需要骑骡子 用上一整天的时间

外公行二 上有两个姐姐(北方习俗 女性不列入排行)一个哥哥 下有三个弟弟
成年以后
外公的大哥和二姐留在家族里 大姐嫁到北京(北平)
【注:大姑奶奶和她的丈夫 从事地质勘探和考古工作 解放后任中科院院士】

外公和他的三弟
在一个不能确切考证的年份 离开了大家庭 投奔大姐
来到北京(北平)求学

大约在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
外公和他的三弟赴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
同一时间 四弟五弟来到北平投奔大姐

外公的五弟至今仍健在
而四弟 这是一个神秘人物
他的历史似乎到了北京(北平)后便结束了
有关他和他的一切 完全凭空消失了 连照片都没有留下一张
我所有的家人 在以后的日子 似乎完全都忽略了“老四”曾经的存在
外公和他的兄弟姐妹 也从未提起过这个人

在日本早稻田大学
外公主修法律 他的三弟主修经济
大约在1934年或1935年
兄弟俩回到北平
外公的三弟很快找到了工作
而外公的所学专业大约在那个时代没有所用
因此 在几年的时间里 外公几乎一直赋闲

在这期间 外婆凭空出现了
外婆据说是外公在吉林时父母媒妁安排的妻子
在当时 这种情况的出路 一般是结发妻子留在大家庭
而外出的游子 若不继承家业 往往在外地另觅偏室

但 外婆不甘心
得知外公回国后 单身一人赶到北京寻亲
而外公也接受了这婚姻
然而 外婆的年龄要比外公长近十岁 又没有文化
在外婆的回忆中 在北平的日子
外公只是一味交游 各种文体爱好都涉猎 手头又阔 很是倜傥
而外婆则安心服侍外公的起居
外面的事情一概不问 只下厨房不入厅堂
虽然日子倒也太平 但两人的感情 与年轻小夫妻 却是总有些不同

1937年春
外公携外婆去了内陆地区旅行
待秋季返回北平时 已经需要被甄别良民身份了

逍遥的日子又持续一年
外公突然携眷于1938年夏离开北平 到达南京
然而 那时的南京 几乎是空城
百废待举中 外公做了很多种类的工作

1938年之中 外公曾经陆续教过书 做过文字通译
1938年至1939年 外公还在广播电台工作过 但很快又辞职了
理由是电台工作常常需要深夜上班 工作时门口又有荷枪士兵
心理生理都很辛苦

多年以后 我的母亲对我当时的工作还有过这样的评价:
“你的外公如果还活着 一定不允许你做这种工作的!”

1939年 外公因为有留日经历 开始在汪精卫政府部门工作
并一度担任日本宪兵司令部日语翻译
这工作持续了十个月之后 外公又一次辞职
这一次的理由更加直接
因为做日语翻译 常常要忍受听见刑求时的嚎叫 所以心理受不了

但是
从1940年至1945年 外公和外婆从未离开南京 这五年的历史
对于外公来说 是空白 亦是无从考证的历史问题

抗战胜利后 国民政府定都南京
虽然在汪伪政权做过事
但是外公却在一夜间穿上了军装 授少校衔

那几年的日子 按照外婆的回忆 只有两个字“风光”
除了逢年过节有往来馈赠
更可以穿皮草 由外公驾吉普车在玄武湖兜风
家里的客人除了陌生军官 也有傅抱石这样的名人
但是 除了安心锦衣玉食的生活
对于外公在军队里所做的工作
外婆依然是保定不管不问的宗旨

1948年 我的母亲出世了
实际上 外公与外婆终身并未养育
我的母亲是他们领养的孩子
生身父母的身份 母亲从未问起 也从未听人说起
外公外婆领养了母亲之后不久 又领养了舅舅

家里的生活 从1949年开始不安定起来

先是东北老家传来很多坏消息
随后 在北平的三弟直接飞去了台湾
终于 1949年的夏天
外公接到了命令 要举家前往台湾

因为外婆临时忘记了一篮骨瓷的餐具返回去取
错过了本应乘的那班船
但是 隔天就有消息传来
那班船未出海 就被飞机投弹击沉了

多年后 我听见这桩往事 每每好奇
以那时的状况 就算骨瓷餐具很名贵
也不至于为此耽误军官的命令和行程
而以当时的军队序列 飞机是极少的军械
绝大多数军机 还掌握在“国军”这边
又因为什么 会用飞机投弹来击毁一艘人员运输船呢

无论如何 船被击沉的消息让外公变了脸色
并决定抗令 坚决打消了携家眷赴台湾的念头
在南京一直等到了解放军

以上是通过外婆在世时零星口述整理出来的
以下部分是母亲的记忆

解放以后
外公一家人迁到了南京五条巷普通大杂院居住

奇怪的是
以外公这样的身份
有汪伪政权工作经历和国民党部队军官的底子
居然解放后还能在粮食局这种当时的要害部门工作直到退休

家里人的生活居然未受影响
母亲的记忆中 她的童年还能够很安逸
五十年代 将外公的同事以贪污粮食罪枪决
“三反五反”甄别反革命 外公也未受牵连
甚至于在六十年代自然灾害时期
母亲还能够和舅舅偷偷从厨房橱顶偷吃到糕饼

进入六十年代后期
文化大革命开始
生活才真正变得艰难起来
社区街道乃至大杂院里批斗反革命
外公这个查无实据但莫须有的疑点人物
都要因为交代不清“历史问题”要参加旁听“陪斗”

母亲记得
一向待人客气多礼 各方都能和睦交好 从不得罪人的外公
因为整日被年轻蛮横的年轻人批斗游街
很快就失去了器宇轩昂的风度
变得敏感阴郁 落落寡欢
并在难得在私下里口出怨言 批评执政当局的言行信用

同时 家庭收入锐减
外婆也无法象在五十年代找到黑市典当首饰
因此 两人的口角多在发工资当晚发生
于是 母亲和舅舅都不敢在家多说话 唯恐成为泄气筒

没有多久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给了母亲一个逃离这阴郁家庭的机会
然而 她没有想到 这机会
同时也剥夺了自己八年最美好的青春时光

等1977年母亲返城时
外公已经由一位高大英俊的男子 变成一个谨言慎行的老人

往后的事情
就开始波澜不惊了
外公在粮食局做会计 郁郁不得志直到退休

到八十年代末 两岸开放探亲
外公的三弟由台北来北京南京探望大姐二哥
与外公两人相处几天后后回台
兄弟两人在机场再次做生离死别 直至去世再未见面
但自此 外公开始与海外和旅日同学会有了书信往来

在我的记忆中
从粮食局退休后 外公一直和蔼可亲
但从与三弟会晤之后
外公晚年脾气逐渐变得很执拗暴躁
对外人虽然依旧保持“过分礼让”
但对子女家人 往往不近人情
对外婆 更是近乎苛刻

1993年 清明前一天
外婆因肝癌去世
临终嘱咐母亲和舅舅
说外公一生不能会逢其时 不得志得很辛苦
到了晚年 子女要以顺为孝

1994年 清明后一天
外公因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心肺并发症去世
临终前要求母亲
将他账户上尚有的两千美元汇给旅日同学会

1997年 台北来信
外公的三弟病逝
遗产中 基金部分捐给同学会 另有万擎企业由次子接管

外公去世以后
母亲去领回了外公的部分档案

在销毁那一个大信封时
发现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群着旧式日本学生制服的青年
其中一人 虽然面目模糊
却依稀可以从眼神容貌中 感受到那英姿勃发的朝气
但是
一个蓝墨水笔画出的圈 将这青年的头像圈起
一支箭头引出注释:

此人系日本与国民党双重间谍

———————————————————————————————————

注:因为要写这个故事
小弟昨晚还特意向家慈说起 并询问一些细节和内情
但是得到的回答是 她也记不起了

因此 这个故事的素材 其实并不能让我自己满意
同时这个故事里有很多关键事件的时间节点人物佐证还是不准确
所以 也只能用流水账的形式 和潦草的笔触
记录断断续续的历史 讲述这个关于小人物的朦胧故事
回頂端 向下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回復: 无关烟斗的传奇   周五 12月 25, 2009 4:47 pm

牛虻兄的“流水账”十分清楚,非常好的题材,外公一定是位绝顶聪明之人,方能成功躲避多次的没顶之灾。
另,垧,即公顷。
回頂端 向下
paulma205707
榮民
榮民


文章數 : 273
注冊日期 : 2009-12-09
來自 : 煙斗共和國

發表主題: 回復: 无关烟斗的传奇   周五 12月 25, 2009 6:15 pm

那一代國人為國家民族.自由平等民主犧生了數之不盡的生命.祗不過是希望子孫後代能在自由民主獨立的國土成長.但當今座享其成的盡是昏庸的貪官汚吏.天下為私.選奴任親.講利互鬥.祗親其親.子其子.老難所终.壯賢不用.遺毒育幼.鰥寡孤獨廢疾者皆為自養.壓男欺女.貨必藏己.力出于奴民.必須為己.是故陰謀陽謀之大興.盗竊亂賊而大作.自閉水泥鐵籠而不出........先烈們死能閉目嗎?
回頂端 向下
老牛虻
達人
達人
avatar

文章數 : 969
注冊日期 : 2009-11-19
年齡 : 38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回復: 无关烟斗的传奇   周一 12月 28, 2009 11:19 am

阿全 寫到:
牛虻兄的“流水账”十分清楚,非常好的题材,外公一定是位绝顶聪明之人,方能成功躲避多次的没顶之灾。
另,垧,即公顷。

据老人说 东北地区俗称的垧 应该比公顷要大很多 这个 还有待考证呢
外公 在小弟记忆中 已经模糊了 只记得是很低调沉默的老人 个子很高大 待人(外人)谦恭起来过分客气 可发怒的时候(家里人)都要吓得发抖

我的母亲认为 屡次运动 外公都是“斗”而不“倒”,其实是因祸得福:历史问题交待不清,反而不能盖棺定论。

插句题外话,讲到“斗”,这“与天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转移视线型愚民政策,小弟深恶痛绝,这,是小弟的底线。
回頂端 向下
老牛虻
達人
達人
avatar

文章數 : 969
注冊日期 : 2009-11-19
年齡 : 38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回復: 无关烟斗的传奇   周一 12月 28, 2009 11:26 am

paulma205707 寫到:
先烈們死能閉目嗎?

话说小弟1996年至1998年间
在南京雨花台地区某校求学(雨花台是啥地方 南京人都知道吧)

雨花台烈士陵园 是小弟节假日散步消磨时光的首选地
那里黄昏或是雨后 四下安静时 听见清晰的军号与呐喊声 是很经常的现象
小弟也曾经历
相关新闻 各位有兴趣可以网络上搜索一下
回頂端 向下
大蕃茄
公民
公民
avatar

文章數 : 83
注冊日期 : 2009-11-20
來自 : 北京

發表主題: 回復: 无关烟斗的传奇   周三 12月 30, 2009 11:54 am

老牛虻 寫到:
paulma205707 寫到:
先烈們死能閉目嗎?

话说小弟1996年至1998年间
在南京雨花台地区某校求学(雨花台是啥地方 南京人都知道吧)

雨花台烈士陵园 是小弟节假日散步消磨时光的首选地
那里黄昏或是雨后 四下安静时 听见清晰的军号与呐喊声 是很经常的现象
小弟也曾经历
相关新闻 各位有兴趣可以网络上搜索一下
看了牛虻哥的文章刚想感叹下,看见这一楼
哥哥别吓我啊..........
回頂端 向下
老牛虻
達人
達人
avatar

文章數 : 969
注冊日期 : 2009-11-19
年齡 : 38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回復: 无关烟斗的传奇   周三 12月 30, 2009 2:03 pm

没事没事
这大约是正常的声学跟磁学这一类物理现象
很多南京人都习以为常的
回頂端 向下
爽就好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29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0
來自 : 鬼島___台灣

發表主題: 回復: 无关烟斗的传奇   周三 12月 30, 2009 4:39 pm

[quote="老牛虻"]没事没事
这大约是正常的声学跟磁学这一类物理现象
很多南京人都习以为常的[/quote]

還好小弟八字算重的
不怕不怕
回頂端 向下
laodao
居民
居民


文章數 : 20
注冊日期 : 2010-01-14

發表主題: 回復: 无关烟斗的传奇   周四 1月 14, 2010 11:11 pm

缅怀先人,勿谈国事
回頂端 向下
苞米
公民
公民


文章數 : 61
注冊日期 : 2010-01-13

發表主題: 回復: 无关烟斗的传奇   周五 1月 15, 2010 1:03 pm

楼主所述“流水帐”实乃书外的历史,值得多说,多听,多存些的。
回頂端 向下
小黑
居民
居民
avatar

文章數 : 13
注冊日期 : 2010-01-17
來自 : 煙斗共和國

發表主題: 回復: 无关烟斗的传奇   周日 1月 17, 2010 2:01 pm

[quote="老牛虻"]这几天都一直无暇发帖回复各位好友 只能匆匆来论坛瞥一眼

总要讨论商榷
也要看看主人

就是“人事工作”

——————————————————————————————————

这个平衡木走的,前辈多支几招吧
回頂端 向下
zhouzx
居民
居民


文章數 : 11
注冊日期 : 2010-01-20

發表主題: 回復: 无关烟斗的传奇   周三 1月 20, 2010 11:48 pm

看到这里心情也跟着沉重起来
回頂端 向下
nanyf
居民
居民


文章數 : 10
注冊日期 : 2010-01-23

發表主題: 回復: 无关烟斗的传奇   周一 1月 25, 2010 11:04 pm

无数个小人物汇成的历史潮流,能在浪头上的有几个
回頂端 向下
ying_taipei
公僕
公僕
avatar

文章數 : 1417
注冊日期 : 2009-11-17
來自 : 台北愛狗斗窩

發表主題: 回復: 无关烟斗的传奇   周一 3月 29, 2010 1:56 am

我比較喜歡這種類似唐代"傳奇"的筆法
聶隱娘 崑崙奴 都是看起來很過癮的段子
回頂端 向下
http://www.egopipe.tw.cn
 
无关烟斗的传奇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