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玉米 海購 Navy 原味 Upshall Sasieni castello 拉森 海泡石 Anatra 宇峰 海泡 STANWELL 新手 煙斗 玉米斗 Escudo 打火機 James dunhill BAREN 法官 davidoff 開斗 flake larsen

分享 | 
 

 。。。。。。雪珠。。。。。。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雪珠。。。。。。   周五 1月 04, 2013 9:17 am

那年的冬至夜下着雪珠,雪珠在瓦片上跳跃着又滚落到了地上,加入了在地上跳跃的行列,远远望去,雪珠们此起彼伏,宛如涟漪片片,先到者渐渐化成了水,悄无声息地流入了窨井。马路上行人稀少,都赶在天黑前回家与家人团聚吃夜饭了。
苏城市中心有一条不长的街叫宫巷,与观前街成丁字状,是南北向的。距离观前街不远处有一条横巷叫太监弄,就在太监弄与宫巷的拐角处有一家潘万成酒店,此刻潘万成依旧灯火通明,窄长的店堂里,左侧一排古色古香的柜台,右侧靠墙放了几张小方桌,供顾客小酌,在店堂的门口有一驼背老汉设一木质摊子,一杆小称吊挂在木架子上,卖着熏肚、熏肠、猪耳之类的下酒菜。潘万成七八个员工忙了一天卖冬酿酒,眼见顾客开始稀少正做着打烊前的准备工作。这时,从门外进来了一个青年,身穿黑色呢子中山装,围着一条格子长围巾,三七开的分头有点乱,头发上结着一些水珠。青年进店后,跺了跺脚,拍打着衣裤上的水珠走到了柜台前。
“同志,买一瓶烧酒。”青年指了指货架上那种二两半瓶装的俗称“手榴弹”的酒说道。
青年付完酒钱,又去驼背老汉那里买了三角钱的熏肚和一包花生米,径直朝马路对面的碧凤坊走去。
“听说他的女友跟了别人。”潘万成员工甲说道。
“不会吧?一个相貌堂堂的大学生,女孩追都怕追不上,还会甩了他?不可能的。”员工乙摇着头说。
“我也是听张阿姨说的,我也不信。”员工甲转向员工丙问道:“你也住在碧凤坊,和他是邻居,应该晓得的?”
员工丙顿了顿,张口要说却又闭口把话咽了回去。
“你倒是说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员工乙忍不住好奇心,用胳膊碰了碰丙催促道。
“他叫李国栋,是独生子,从苏高中保送上了北京的大学,上大学那年,他姨妈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叫雪珠,在护士学校读书。雪珠长得很标致,国栋的娘非常喜欢,国栋也很满意,就这样他两相处了四年多。国栋只有假期里才回家,大家都说这一对是郎才女貌般配得很。国栋的娘一心想让雪珠拴住国栋的心,可以毕业后要求回苏城工作。雪珠每个月都会来看望未来的婆婆,她们相处得就像一家人一样。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前些日子雪珠家来退亲,说雪珠春节结婚,要嫁给一个医生了。国栋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昨晚从北京赶了回来,别的我就不知道了。”员工丙吞吞吐吐地说了这些后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话。

雪珠的婚期已经临近,嫁妆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可是她高兴不起来。前天,她收到国栋的来信,信写得很简短,说是国栋知道了她的选择,准备回一趟苏城,约她冬至夜那天下午一点钟在北局开明大戏院的地下室咖啡馆见面。今天她调休了半天,中午从医院里出来,直接去了咖啡馆同国栋见面。
铅灰色的天空阴沉着脸,像是要下雨的样子,马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树只剩下了不多的几片叶子,孤零零地在寒风中飘摇。雪珠将兔毛围巾围住了半张脸,那双大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不安和恍惚。她沿着十梓街走着,她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国栋,怎样才能说清楚她不能嫁给国栋的原因。她知道,她已经没有资格告诉国栋她依然爱他,更没有办法去抚慰国栋那颗受伤的心。几个月前的那场噩梦一直盘旋在她的脑海里,她恨自己,恨自己的脆弱,恨自己经不起诱惑,抗不住原始的欲望,失去了童贞,背叛了自己,背叛了国栋,铸成了大错,亲手毁了即将得到的幸福。

雪珠从护士学校毕业后进了苏城的一家大医院当护士,她同国栋的交往是从通信开始的,国栋学的是理科,字写得一般,文句也只是通顺能懂,在字里行间,她感受到国栋有着远大的抱负,是个诚实、可靠、稳重的人。在通信半年后的假期里,国栋回家度假,大公园的小河边成了他俩常去的地方,也就在这时,他俩确定了恋爱关系。雪珠喜欢国栋老成含蓄的摸样,喜欢国栋含情脉脉注视她,听着她说话的神情,喜欢国栋假装无意地触碰一下她的手,她知道,这样的男人是靠得住的。
医院里内科病区的王医生年长雪珠六岁,人高马大,满脸络腮胡子,苏城近郊人,尚无对象,见新分配来的小护士雪珠眉清目秀,娇小却又丰满,很是中意,也就寻找着机会套热乎。王医生医术娴熟,处处关照雪珠,给了雪珠许多业务上的帮助,雪珠叫他王老师。
王医生像长辈一样关心着雪珠,一起上夜班的时候,总会准备一些面包之类的食物加上一杯炼乳或者麦乳精给雪珠点饥,遇到下班时忽然下起了雨,王医生也会像魔术师一般变出一把雨伞。就这样大约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一天又轮到他俩上夜班,王医生在值班室里问雪珠道:
“雪珠,你觉得我这个人怎样?”
“你是个好医生,好老师,好人。”雪珠不假思索地回答。
“你来医院也已经一年多了吧,我很喜欢你。我比你大几岁,几年前谈过一个女朋友,是中学里的老师,她嫌我是郊区人也就分手了。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同我处朋友?你现在不用急于回答,请你考虑一下,我本来想请李院长帮我来对你说的,再一想,还是亲口告诉你比较好。”王医生如是对雪珠说道。
“王老师,这个,我已经有男朋友了,都两年了。”雪珠脸颊绯红地垂眼轻声说道。
“哦,是吗?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也没见过他呀?”王医生觉得有点意外。
“他在北京读书,过两年就毕业了。”雪珠说完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值班室。
此后,王医生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事,只是比过去更体贴关心雪珠了。
王医生的这番表白,并没有出乎雪珠的意料,那倒不仅仅是因为雪珠暗地里也听到别人说王医生在追求她,就从王医生平时对她的那些个超乎一般同事的好,她也就清楚了王医生的用意。之所以没有有意识地去保持距离,那是因为在雪珠的心里感到很享受,一个女孩,能得到这些关爱和照顾,确实虚荣心很是满足。她时常这样想,反正又没有处对象,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没啥大不了的。
使得雪珠困惑的是,自从发生了值班室的那段对话后,她开始注意起王医生了。身材魁梧的王医生为人和气热情,工作负责,谈吐虽说带有明显的郊区口音,但不失诙谐幽默。更让雪珠弄不明白的是,她和王医生在一起的时候会感到轻松愉悦。雪珠陷入了痛苦之中,她翻阅那抽屉里叠得整整齐齐的国栋来信,回想着夏日里和国栋在池塘边赏荷、在咖啡馆品着杏仁奶茶,想着国栋那情意绵绵的注视,想着一个个冬去春来的往昔,想着国栋和自己在南京燕子矶的海誓山盟。
“我要等着国栋,他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雪珠对自己这样说。
那是一个初秋的深夜,下着大雨,内科病区里亮着灯,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从窗外传来。雪珠站在值班室的窗口,透过玻璃看着瓢泼大雨,偶然的一道闪电划过黑夜,远处的马路上空无一人。突然,她觉得身后有人,一丝气息正喷向她的耳后,热热的,痒痒的。雪珠转身,看到了魁梧的王医生正站在面前。王医生涨红着脸,一把搂住了雪珠,雪珠刚想叫喊,王医生的嘴唇封住了她的口,搂得越来越紧。雪珠挣脱出双臂,想使劲推开王医生,但感到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一股躁动在血管里奔涌,整个身子酥软了,头晕晕的,呼吸开始局促了起来。
雪珠在恍恍惚惚间蠕动着身子,脑海里交替出现了王医生和国栋的影像,突然一股激流涌来,周身像是被通了电流,颤抖不停,嘴里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哼哼声。
当雪珠恢复了平静从床上坐起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值班室后面的医生休息房内,王医生手里拽着一块被染红了的小手帕,跪在床前。
一个月后,雪珠发现自己怀孕了。
雪珠拿着化验单,不知所措,她回到家里,在被窝里痛哭流涕。
满心喜欢的王医生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起了婚事,医院破格安排了一套宿舍给王医生。

北局开明大戏院地下室的咖啡馆里,橘黄色的灯光下摆放着一对对高靠背的长椅,在角落里,雪珠和国栋面对面坐着,桌上两杯洁白的杏仁奶茶升腾着热气,两人默不作声,许久,国栋轻声问道: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雪珠搅弄着手绢,过了很久才抬起头对国栋说道:
“对不起,国栋。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一个爱字,可是我还是没能坚守住自己,就这一次,可是,我怀孕了。真的对不起!”雪珠说完抽泣了起来。
国栋脸色苍白,嘴唇微微颤抖着,他从包里取出一个小纸盒,将纸盒打开,里面是一颗心形的雨花石,蓝色的上面是白色的点状,如同洒落着漫天的雪珠。
“给你留个纪念吧,祝你幸福!”
当雪珠走过那九级磨光石子的台阶来到外面的时候,天开始下起了雪珠。
回頂端 向下
falcon943
代表
代表


文章數 : 910
注冊日期 : 2011-11-11
年齡 : 41
來自 : 台灣新北市

發表主題: 回復: 。。。。。。雪珠。。。。。。   周五 1月 04, 2013 9:57 am

誰說只有男人會錯?這不又一個了......... Evil or Very Mad

話說''九級磨光"是什麼概念??
回頂端 向下
阿全
代表
代表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回復: 。。。。。。雪珠。。。。。。   周二 1月 08, 2013 8:00 pm

回943好友:”9级“是地下室上得地面的台阶。”磨光石子“是过去最高级的地坪,用水泥和小石子铺成后表面磨光。过去的舞厅大都也是这样的舞池。
回頂端 向下
falcon943
代表
代表


文章數 : 910
注冊日期 : 2011-11-11
年齡 : 41
來自 : 台灣新北市

發表主題: 回復: 。。。。。。雪珠。。。。。。   周二 1月 08, 2013 8:24 pm

引言回復 :
回943好友:”9级“是地下室上得地面的台阶。”磨光石子“是过去最高级的地坪,用水泥和小石子铺成后表面磨光。过去的舞厅大都也是这样的舞池。

哈~~愚鈍的我以為是磨光質量的分級方式,我還認真的思考過這是1級的水平比較高還是九級,原來九級是指樓梯的的台階數目~~~ bounce

這讓我想起那年在杭州窩在棉被裡面讀的第一本簡體著作--都梁 的著作''血色浪漫",看到鍾躍(跃)民入獄的那個時候才知道那個字是"躍(跃)',因為正好不小心看到浙江衛視在播................... Laughing
回頂端 向下
 
。。。。。。雪珠。。。。。。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