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分享 | 
 

 -----百合心语-----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百合心语-----   周一 12月 03, 2012 4:56 pm

几个月前正值盛夏,我收到了一张“病梅”发来的纸条:【姑苏阿全先生,我看了您的全部博文,我想,您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我有一个真实的悲情故事想说给您听,不知有无兴趣?盼着您的回复。】

“病梅”,一个十分陌生的博名,我没有发现他留下的脚印,于是就点击进入他的博客,却是限制访问。好奇心驱使我给予了答复:【病梅您好!我很乐意听取您的故事,时间和地点由您决定,我会提前到达恭候。谢谢!】

病梅约我三天后也就是8月19日星期天上午9点在三香路桐泾路口的迪欧咖啡店见面,彼此交换了手机号码。

这是一个摄氏36度的高温天气,气压很低。我早15分钟抵达,点了人参铁观音和蜂蜜菊花茶,不久,我的手机铃响了,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举着电话出现在了门口。

“您好!我就是阿全。”我挂断了电话迎了上去。

“阿全您好!没想到您看起来这么年轻。”病梅提着一只沉重的拎包随我在东北角的沙发上坐下。

当我接到病梅的第一张纸条时,我就主观地把他定位在男性,没想到我面前的竟然是一位梳着短发的妇女,她脸色苍白,眼窝深陷,举止拘谨。

“您喝什么茶?”我问道。

“您怎么会知道我爱喝菊花茶的?”她不无惊讶地说。

“呵呵,夏天喝菊花茶比较合适。”我敷衍着,将菊花茶推送到她的面前。其实,这菊花茶我是为自己点的。

我点燃烟斗,喝了一口铁观音,问道:“您要讲给我听的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病梅拉开拎包的拉链,取出了厚厚的一叠复印纸,起身递给了我。

复印纸是A4大小,两面都是密密麻麻的5号小字,页边距很少,行距为零,页脚有页码,我翻过来看了一眼最后一页的页码:1360。

“这是我儿子小松与百合的qq聊天记录,小松每天都把这些记录复制到Word文档里,文件名是《百合心语》,就是第一页上的那个。”病梅的眼睛有点湿润,她指了指第一页上的标题继续说道:“这些您可以带回去看,我简要地把他俩的故事讲给你听”。

下面就是病梅讲给我听的那个故事:

“四年前,我的儿子小松参加了工作,在园区一家外企打工。他在网上结识了一位叫百合的姑娘,与他同龄。他俩约定每晚九点到十点在qq上聊天,渐渐产生了感情,彼此没有留下别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这些在他们看来好像并不重要,也从未见过面。他们十分珍惜这六十分钟的时间,聊天总是在小松准九点发出的“在吗?”开始,他们聊天气,聊小说,聊电影,聊童年,偶尔的一句亲昵往往百合会在数秒钟的停顿后,以“呵呵”转题。小松提出过见个面或者看部电影的要求,但百合总会巧妙地将话题转移。就这样,持续了将近三年,在最后半年里,他们不再回避各自的感情流露,百合带着一丝忧伤的文字使得小松多次提出视频看一眼的请求,但百合都没有答应。

小松十五岁那年失去了父亲,他的性格有点内向,他与百合的聊天我似乎也觉察到了,但没有很在意,心想,年轻人么,在网络上交往也没啥不好。在这段日子里,小松的性格渐渐开朗,我看到他很阳光的样子感到十分欣慰。

就在2011年7月13日,那天是星期五,天突然刮起了大风,接着就是倾盆大雨,我心里忐忑不安,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就在这时,我接到了小松单位里打来的电话,说小松遇到意外事故被送进了市立医院。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小松已经去世了。医生问我,百合来了没有?他告诉我,在小松弥留之际,用微弱的声音呼唤着百合的名字。”

病梅讲到这里已经是泣不成声,泪流满面了。我递过去一张纸巾,给她的茶杯里续满了菊花茶,我默默地等待着。我知道,现在用任何语言都安慰不了一个母亲的哀伤。

许久,病梅终于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她接着讲了起来:

“料理完小松的后事,我病倒了。大概一个月后,我渐渐恢复了体力,想起了医生说的那个百合,我的第一感觉告诉我,百合一定就是小松每天聊天的女友。我打开了小松的电脑,点击了qq,很快就跳出了百合的许多qq信息。我一行行看着,百合从询问到开始不安,接着又产生了猜测和沮丧,那些文字不断地出现在晚上九点到十点之间,渐渐地我感到了百合的声泪俱下、撕心裂肺的伤心,她觉得小松的消失一定是为了躲避她,小松已经移情别恋了。

那天晚上临近十点的时候,我看到了百合发来的最后一段话:小松,你已经消失一个多月了,我只想得到你一个回复,知道你平安就好。我给你写了一封信,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了,许多事我觉得应该给你一个解释,我不愿意你对我有丝毫的误解。

我不知道该不该同百合交谈,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呆呆地坐在电脑前,直到百合下线。

我打开小松的qq邮箱,看到了百合发来的那封信。”

病梅说到这里,指着桌上的复印纸:“最后的一页就是那封信。”

我把烟斗放到烟斗架上,抽出了那张纸,信是这样写的:



小松:你好!

一个多月了,时间是那么漫长!往日短短的一个小时,却充满了欢愉,如今成了苦苦的等待,无边无际!

你还记得吗,那次我生病发烧进了医院未能上网,当我第二天看到了你焦急不安的留言,心里是多么的温暖。

有一天,你突然说出了那个“爱”字,你说你爱我!我的心颤抖着,我的泪夺眶而出。这可是我盼望已久的两个字,也是我心里想说出的两个字啊!可是我不能!

就在你提出视频的那一刻,我把鼠标点向了镜头图标,我多么想看一眼交往了几年的你啊!可是我不能!

“见个面好吗?我想看到你。”

“明天我休息,一起去看电影好吗?”

哦!我何尝不想这样啊!可是我不能!

上帝让我认识了你,一个善良、温存的小松,可上帝为什么在我六岁的时候夺走了我的一条腿啊!

我是多么的自私,为了不失去你而一直瞒着我是个残疾人的事实!对不起,小松,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也不想伤害我自己。我太在乎这美好的一小时了!

我知道,你我是不会有结果的,我不愿意成为你的累赘。我也曾想下决心离开你,可我做不到哇!

一个多月了,你杳无音讯,该是我面对现实的时候了。今天,我把实情告诉了你,请求你的原谅。在这段时间里,我想得很多,我要学会放下,把你我这一段美好的交往留在心底。

祝你幸福!

百合

2011年8月20日



“多么好的一位姑娘啊!”我读完这封短信,不无感慨地说道。

“是的。可怜的百合!”病梅戚戚地说。

“那后来呢?”我又问。

“我读完了百合的信,心里愈加苦楚。我想,应该告诉百合小松已经走了。我在qq上给百合留言,告诉她我是百合的妈妈,约她明晚九点上qq。

第二天,百合早早就登陆了qq,我告诉她,小松病了,我想见你一面详谈。百合同我约定了时间和地点。”

病梅停顿了话语,她喝了一口茶,微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

“见面的情景太凄惨,我不说了。那天,我给了百合一个U盘,里面存储着《百合心语》的聊天记录文件和小松从小到大的照片,还把小松放在桌上的那枚里面有一朵百合花的水晶球给了她。巧的是,百合是我过去一个同学的邻居,后来那个同学告诉我,每个月的13号,百合都会去小松的墓地。”

病梅静静地坐着,深陷的一双眼睛布满了悲伤。

我被这个故事感动了。

“我将这个故事写出来您在意吗?”我轻声问她。

“我正是想请你写下这个故事。这些复印件给你,不必还我,我会经常来你的博客看的。”病梅说完这话,在我给她的纸上写下了小松墓地的地址和小松的真实姓名后便起身告辞了。

我花了二十多天的时间看完了这1360页的聊天记录,我仿佛进入了他们的两人世界,随着他们的简短语句漫游在一个洁净的情感空间。

当我收起这一大叠的聊天记录,猛然想起明天就是13号!

2012年的9月13日,星期四,是个阴沉沉的天气,气温骤然降到了摄氏20度。上午十点左右我驱车去了小松的墓地。我绕着圈子找到了小松的墓碑,墓碑上方嵌入了一张小松身穿运动装的半身相片,高高的鼻梁,眼睛不大但很有神,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脸上有两个浅浅的酒窝。我在墓碑前见到了一支百合花,百合的花瓣上洒了水,一颗颗晶莹的水滴放大了一丝丝粉色的条纹,在微风中灵动着。我转身搜寻百合的身影,只见山坡下一个姑娘拄着拐杖,身穿一袭白色的连衣裙正缓缓朝北走去,时不时地回眸眺望一眼……

这个故事让我动容,我真想把它拍摄成一部微电影,电影的开始是这样的:

电脑屏上一个qq聊天窗口静静地等待着,当自鸣钟敲完了第九声后,随着一阵键盘的敲打声,对话框里出现了两个字:“在吗?”随后一朵百合花图片跳了出来。镜头推近,直至满幅百合花图案,银屏上由远而近推出了片头——百合心语。
回頂端 向下
 
-----百合心语-----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