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海泡石 Escudo 玉米 法官 拉森 Navy Upshall 宇峰 STANWELL 玉米斗 Anatra Sasieni davidoff flake dunhill larsen 海購 海泡 James 新手 castello BAREN 打火機 煙斗 開斗 原味

分享 | 
 

 ****新嫂嫂——饥荒****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新嫂嫂——饥荒****   周二 9月 04, 2012 7:12 pm

苏城百年不遇的一场暴雨下得十分诡异。裹着小脚的张好婆第一次见到小巷“水漫金山”,她念着“阿弥陀佛”,心想会不会发生什么灾难。昨天她不屑地看着新嫂嫂素面朝天地走向夫家,觉得世道真的是变了,变得不可思议了起来。从53年开始,买米、买油都用了票证,定量供应,比起兵荒马乱的年月倒是稳定了不少。自从新政府成立后,最叫张好婆满意的是,没有了大烟馆,没有了妓院,没有了赌场,正是在这三个地方,她的老伴挥霍了所有的家产,断送了性命。前阵子大跃进炼钢铁,媳妇把家里的铁锅、柴刀都拿了出去,恨不得拆了房子拔下铁钉,张好婆没有反对,但总觉得家家户户忙着炼钢,连农民也都在大炼钢铁,这庄稼还种不种了?孙女告诉她,如今的粮食,亩产已经到了上万斤了,少量农民去种粮食就够了,要不会吃不完的。张好婆将信将疑,不过还是觉得政府很有能耐,过上好日子可能真的不远了。
张好婆听儿子说陆翱被判了三年,进了监狱,正吃着晚饭的她起身进了灶间。她哭了,她是看着陆翱从小长大的,是一个多么懂礼貌的乖小囡,怎么就会在新婚的这天出事了呢!她可怜起了新嫂嫂,很为她以后在婆家的日子担忧。
第二天一早,张好婆端了只藤椅坐在家门前的石板街上,在新嫂嫂提着饭盒上班路过的时候,她起身同新嫂嫂打了招呼:
“新嫂嫂,上班去啊。”
“是的,阿婆。”新嫂嫂站住后回答道。
“我都知道了。你自己身体要紧,要想开点。”
“哦,知道了。阿婆,我要上班去了啊。”新嫂嫂忍着眼泪转身走了。
新嫂嫂高中毕业后进了机械厂,在动力科做描图员。自从陆翱进了监狱,她在描图的时候总是出错,不是墨水滴落到磨砂白的描图纸上,就是用仿宋体写字的时候漏了字,只能用小刀片不停地小心刮掉那些污点或错字重写。有时候一滴眼泪会情不自禁地落到纸上,使得墨汁未干的图纸报废重描。
“你怎么又哭啦?”动力科丁科长关切地问道。
“不是,是被氨水熏的。”新嫂嫂轻声回答。
“事情已经发生了,多想也没有用的,三年很快就会过去的。这张图纸你赶紧晒三份出来,等着用呢。”丁科长说完摇了摇头走了。
晚上,无锡阿姨来串门,告诉新嫂嫂,前天她回无锡农村老家,那里已经没有吃的了。
“怎么会呢?他们种的粮食呢?”新嫂嫂不解地问道。
“别提了,农村里争着放卫星,都说自己的亩产多少多少斤,这下好了,全部交了公粮还不够!”无锡阿姨接着说道:“告诉你婆婆,赶快拿出所有的粮票去买米吧。”
“这里可是鱼米之乡呀,不至于吧?”新嫂嫂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有准备总归没错的。哦,对了,你婆婆对你阿好?”无锡阿姨悄悄地问道。
“对我蛮好的。就是一直唠叨着翱翱的事,说他是冤枉的,都是该死的坏钢筋害了他。”
“我想也是的。你想呀,废铜烂铁里能炼出什么好钢筋哦。真是倒霉!”
“不说这个了,无锡阿姨,天就要冷了,我想给婆婆结件毛衣,绒线我已经买好了,是咖啡色的,你说什么花样好阿?”新嫂嫂问。
“我看还是平针,梭子块合适年轻人,平针穿着要舒服点,不要结得太紧。”
“我也这样想呢。”
新嫂嫂和无锡阿姨正说着,突然停电了。新嫂嫂取出半截蜡烛,用火柴点亮,滴了几滴蜡油在桌上后,将蜡烛固定在渐渐凝固的蜡油上。
“我就知道又会停电的,所以带着电筒呢。”无锡阿姨起身告退,回家了。
苏城谣言四起,天门街的米店外排着队抢购大米。
“不要排了,不要排了,明天再来吧。”系着白色围身的粮店主任大声喊道。匆匆赶来的人们听到米卖光了,赶紧转身,去了别的米店。
肉类开始不停地调整着供应量,有时候甚至每人每月只有一两猪肉,一两半菜油的计划供应,肉膘成了抢手货。
西北风呼呼地吹起,法国梧桐树的落叶随风在大街上滚来翻去,焦黄的落叶轻飘飘地发脆,一踩便粉碎了。小巷东头斜对面有一座尖顶教堂,浅黄颜色的外墙很久没有刷新,显得有点脏兮兮的。上得五个台阶是一个不大的门厅,此刻两扇高大的木门敞开着,三三两两的教友划着十字结伴走进了教堂。教堂门外的人行道上,草席裹着一具尸体,一双乌黑的大脚伸在草席的外面,一根根脚趾骨突了出来,他是个叫花子,一清早被人发现蜷缩在教堂的门厅处死了。礼拜的钟声有气无力地缓慢敲响,钟声拖着悠悠的余音,听起来格外庄重肃穆。
饥荒越来越严重,古城笼罩在萧瑟哀穆之中,三清殿的炉台上,成了叫花子的集聚地,时不时会发现已经僵硬了的尸体。白天,叫花子们排坐在街沿上,很少能获得施舍。寒冷的冬天,毫不留情地摧残着善良的人们。
新嫂嫂的婆家来了客人,是婆婆的弟弟一家,从几十里外的农村赶来。这个娘舅,新嫂嫂在结婚那天是见过的,一位老实本分的农村人。土改后,娘舅的父亲被镇压,田地、耕牛、房产全部没收,他再也当不成小学教师了,只能下田种地。现在,实在是走投无路,便带着他瘦小的老婆和女儿投奔了姐姐。
今天是星期天,新嫂嫂休息在家编结毛衣,当娘舅一家落座后,婆婆关照新嫂嫂去淘两碗半米烧饭。等饭锅放到了煤炉上,她的婆婆过来掀开锅盖看了看,又加了半勺水。
“姐啊,实在是没办法活了呀!能吃的都吃完了,田里的野菜也没了,就连牛吃的荷花郎草也都被人拔光了,村里都死了人啦!”娘舅说完就呜呜地哭了起来,他的女儿,一个十三四岁干瘪的小姑娘,用手摇着她父亲的肩膀,轻声叫他别哭了。
“先吃顿饱饭再说吧,这里的日脚也不好过啊,没了油水,肚子饿得慌啊。你看你姐夫,都两次晕在了剃头店里。”新嫂嫂的婆婆这样对她的弟弟说道。
“我知道你们过得也不容易,我住几天就带着她们回家。”娘舅瞧了一眼坐在太师椅上的姐夫说道。
“别听她瞎三话四,来了就住下,有我吃的就有你们吃的。”陆翱的父亲开口了。陆师母向老头子投去感激的一瞥,转身进屋捧出了大把山芋干,铺到了饭锅里。
饭锅冒出了淡淡的焦香味,新嫂嫂从碗橱里端出了半碗红烧萝卜和一碗白菜汤,又拿出了一块用豆渣和着一点点面粉和青菜皮铺成的饼。
“来,小妹,先吃点饼垫垫饥。”新嫂嫂将饼递给娘舅的女孩。
小女孩趴在桌上吃着干浮浮的豆渣饼,用手指粘起掉在桌上的饼屑放进嘴里,脖子伸了伸很快就吃完了。
到开晚饭的时间了。“翔翔呢?”娘舅问道。
“整天在厂里搞技术革新,人影都不见。不管他,我们先吃了。”陆师母边说边招呼大家吃饭,她盛出一碗饭放进了碗橱,留着给儿子陆翔回来时吃。
新嫂嫂伸出筷子,挑拣出红烧萝卜里仅有的几片肉片和白菜汤里浮着的几小块油渣,夹进了小妹的碗里。
小妹狼吞虎咽地吃着稀饭和软软的山芋干,脸上溢出了满足的微笑。
“来,再吃点。”新嫂嫂将自己碗里的饭拨了一半到小妹碗里。
“嫂嫂,我饱了。”小妹怯怯地说道。
“吃吧,吃吧,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新嫂嫂笑嘻嘻地对小妹说。
“你吃半碗怎么行啊。”陆师母对新嫂嫂说。
“我坐了一天,不饿。”新嫂嫂说完起身收拾碗筷,去天井里洗刷。
太阳准时出现在了古城的东方,惨淡的阳光将人的身影扯得细长细长,光秃秃的树枝上,几只麻雀在晒太阳,井边的几个妇人,默默地清洗着衣裳,黄褐色的石板冷漠地一条一条横在小巷中间,随你怎么践踏,它都忍受着。这座有文字记载开始,已经有了四千年历史的古城,如今沉沦在饥饿之中,曾经有过的繁荣,有过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富足,如今烟消云散,消失殆尽。陆父从箱底取出仅存的几只金戒指和一些块银元到玄妙观后面的黑市上换了一些荤腥和一小袋面粉,在回家的路上,遇见了张老太出殡。张老太得了浮肿病的儿子披麻戴孝跪在门口,摔破的陶罐碎片满地都是,他嚎啕大哭,擂着自己的胸脯。上海阿嫂搀扶着张老太的媳妇,媳妇呜咽着反复说道:“她不肯吃,她不肯吃啊!”
当夜色降临,万籁俱静的时候,新嫂嫂独自坐在窗前,远望天空的一轮皓月,想着陆翱在狱中会是过着怎样的生活?陆翱在信中坚决不同意家人前去探监,说自己罪有应得,一定要好好改造,重新做人,唯一的恳求就是要新嫂嫂等着他回来。她又想起那年夏天,她和陆翱坐在大公园小河边的黄石上,商量着新房的布置,陆翱突然抱着她,吻了她,她生气了,猛地推开了陆翱。新嫂嫂起身,拉开五斗橱最下面的抽屉,在一只小木盒子里取出了陆翱在高中毕业时给他的那封信,她一遍遍地看着、看着,直到睡在隔壁的婆婆叫她睡吧为止。
急促又响亮的铃声使得死一般寂静的牢房一阵骚动。陆翱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快速地穿衣起床叠被。那是一座三层楼的监房,四周是空地,朝南的空地上有一个篮球场,锈迹斑斑的球板架上,一块墨绿色的球板油漆斑驳,球网不知了去向,龟裂的水泥场地,在缝隙中残留着枯黄的小草。监房的四周是高高的围墙,围墙上安装着向内倾斜的三道电网,每间隔五十米是一盏向下照射的电灯。在围墙的东北角有一扇不大的铁门,此刻紧闭着。门房是一排三间的红砖平房,用粗大的铁栅护卫,门是开在围墙外面的,设有警卫。不远处,也是在东北角,探出一座高高的瞭望塔,圆形的瞭望塔里亮着灯,持枪的军人绕着外圈在慢慢地巡视着四周相同结构的四座监狱宿舍。这是一座农场式的监狱,山上种着茶叶,囚犯们分别在茶厂、采石场和一个服装厂劳动改造。陆翱是在采石场的石料粉碎机上干活,大块的石头,经过震耳欲聋的机械粉碎,成了小石子,用于建筑。
囚犯们如同训练有素的军人,在铃声响过不久,整齐地列队在篮球场上。点名的也是囚犯,在履行了常规手续后,他们排着队绕着空地跑步。
陆翱在食堂里领到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稀粥和两个搀着糠的玉米窝头,他已经很久没有吃到像样的荤腥了,记得上一次吃肉还是在几个月前的国庆节。那天,囚犯们放了一天的假,还吃到了一小块红烧肉。他把肉含在嘴里,舍不得咀嚼,由它慢慢地消融。高强度的劳作,饥饿时时刻刻在折磨着陆翱,有时候他的胃一阵痉挛,腹痛如绞,伴随着恶心,可吐出来的,只有酸酸的胃液。他一天天盘算着出狱的日子,感觉时光是这样的漫长。他放心不下新婚的妻子,恨自己竟然设计建造了一座危桥。陆翱在监狱里煎熬着每一天,对亲人的思念,苦苦地折磨着他。
天井里的迎春花开满了黄色的花朵,新增加发放的糕点券使得饥饿的人们欣喜万分,他们终于可以买到一点甜甜的枣泥糕了。新嫂嫂舍不得吃,她要留着,留着等陆翱回来时给他吃。
春去秋来,粮食的供应渐渐好转,马路上的叫花子也少了许多。娘舅一家也回到乡下去了,奄奄一息的小巷似乎又有了一丝生气。今天,陆翱可以出狱了。
这是一个晴朗的星期天下午,秋风带来了凉爽,走在太阳底下也不再觉得烦躁,反而有一丝神清气爽的感觉。新嫂嫂站在石库门口,焦急地等待着陆翱的回来。当刑满释放的陆翱,脸色惨白,皮包骨头地回到家里的时候,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他咳着嗽,眼神忧郁,嗓子嘶哑,走上二楼就气喘吁吁。
新嫂嫂望着眼前的丈夫,有了一丝陌生感。
回頂端 向下
 
****新嫂嫂——饥荒****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