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Vauen 法官 barling 海泡石

分享 | 
 

 ****新嫂嫂——婚礼****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新嫂嫂——婚礼****   周四 8月 30, 2012 10:03 am

新嫂嫂出嫁那天的清晨下了一场暴雨,小巷里积满了水,污浊的水在石板街上来回流动,久久不肯退去。
大食堂旁的石库门洞开着,原本堆放在墙门间两侧的杂物已被收拾干净,街坊邻居们有的站在门外的台阶旁,有的站在对面人家的屋檐下,有的穿着长筒雨靴,有的干脆撩起了裤脚管,光着脚站在小巷的中间,孩子们被大人扛在肩上,双手抱着大人的头。他们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朝着小巷的东头翘望。这些人都在等着迎亲队伍的到来。
初秋的苏城,秋风急冲冲地赶来,暑热却赖着不走,天气变得反复无常。清晨的那场暴雨,来得是那样突然,毫无征兆,以至于刚出门的行人来不及返回家中,只能躲在就近的屋檐下。屋檐上的雨水,像瀑布一样泻到街面,溅起的水很快就打湿了躲雨人的裤管。小巷的大食堂已经关门几天了,不再提供免费的大锅饭。前不久热火朝天大炼钢铁的忙碌已经消停,小巷又恢复了过去的平静。一场更大的灾难正在悄然袭来,可善良无知的小巷居民对这一切全然不知。此刻的他们,一心想看看巷子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究竟娶了个怎样如花似玉的新娘。
“来了,来了!”随着异口同声的惊呼声,远处一行十数人从巷口缓缓走来。新郎新娘并肩走在头里,后面的人抬着樟木箱,捧着木盆,提着马桶。小巷里走出家门看热闹的人更多了,有些人跟随着迎亲队伍一路走来。
“唉,结婚要有花轿才好看哦!”张老太嘀咕着。
“阿婆,现在不时兴花轿啦,那是封建。”张老太的孙女凑着她的耳朵大声说道。
“什么封建!老祖宗就是这样规定的,哪有随随便便走着上门的!”张老太撇了撇瘪瘪的嘴,挪动着一双小脚回去了。
新郎姓陆,单名一个翱字,弟兄两个,弟弟叫陆翔,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父母在人民商场二楼经营的理发厅被公私合营,父亲抄起推剪做他的本行理发,母亲闲赋持家。
陆翱大学毕业后在建筑设计所工作,他学的是土木工程,由他设计建造在城郊结合部的跃进桥,一改古城石桥的结构,采用了全新的钢筋混凝土架构,宽度宽,跨度长,可以并排通过两辆汽车。陆翱在设计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钢材的质量,他知道,全民炼钢,用那些铁门、铁锅冶炼的所谓钢铁是多么的脆弱。所以他在设计中放大了安全系数。今天,刚好是跃进桥顺利通车一个月的日子,陆翱忙活了一年,提心吊胆了一个月的心终于可以安定了。
“新娘娘老标致哦!”上海阿嫂自言自语道。
“经艳得!”无锡阿姨边说边往前挤。
“郎才女貌,陆家祖上积格德!”煤炭阿叔燃上了一支烟。
“大哥哥!大哥哥!”小胖撅着屁股,踢着小腿,挥舞着手同新郎打招呼,差点从他阿爹的肩头滑下来。
一对新人走到了石库门前,新郎同邻居们点头微笑,新娘低垂着红扑扑的脸。
陆翱身穿白色棉布衬衫,领子浆得绷硬,左胸袋插着一支黑色的钢笔,藏青色卡其布长裤也是撩起了裤管。新娘朝阳格白底蓝格子小方领衬衫,齐耳短发,圆脸,大眼,一对浅浅的酒窝,嘴角微微上翘,一看就很讨人喜欢。
“新嫂嫂!”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邻居们顿时一片“新嫂嫂”的叫声,直叫得新娘满脸通红,拉着新郎的手臂跨进了石库门。
邻居们心满意足地回了各自的家门,等着晚上喝完喜酒大闹新房,猜测着喜糖里会不会有两颗奶糖,那些个小孩早已经是馋得不行,一个劲地问几点钟了,要不要去了。地上的积水慢慢退尽,露出了铮亮的花岗岩石板。
陆家在石库门里住了几十年,房子一共有三进,前后门贯通两条巷,房子缴公后,自己留下了朝南的第一进,后两进由房管所安排了住户并收取房租,从后门和狭小的备弄出入。新房在二楼的楼中间,一排朝南的长窗,窗下是个不大的天井。新房里放着一张新买的西式片子床,床上叠着一对大红色的绣花枕头,绣了一对鸳鸯,六条红红绿绿的棉被,真丝的被面,有百鸟朝凤,有百子图,有牡丹花,有锦鲤鱼。一口三联大厨、一张大理石面的小方桌和四把椅子都是祖传下来的老红木明式家具,线条十分秀气,榉木的五斗橱上,中间放着一座古色古香的自鸣钟,到点小鸟就会出来鸣叫,钟的两边,用青花瓷盘盛着莲心、红枣和糖果,上面覆盖着红纸剪成的双喜,钟前放着一碗米,米上也是放着莲心、枣子和花生。朝南长窗前,安放着一只四方茶几,几上有一台手摇唱机,铜质的大喇叭花,夸张地绽放着,桌的两边各放了一只圈椅。新房的广漆地板刚上过蜡,宽宽的地板走上去略有“嘎子嘎子”的声响。板壁糊上了碎花彩纸,淡蓝色的碎花看上去很素雅,东西两壁,分别悬挂着清•周闲的四屏花卉。屋顶交叉悬挂着彩纸做的花簇,中间一盏红灯笼亮着灯。
陆翱的父母满脸喜气,招呼客人坐下,端来了一碗碗甜甜的桂花圆子,陆翱不时地偷看一眼他的新娘,仿佛他俩是第一次相见。
陆翱和新嫂嫂是自由恋爱,他们是高中的同班同学,陆翱考上了大学,新嫂嫂进了工厂。就在毕业典礼结束后,陆翱鼓足了勇气,将写了一遍又一遍的一封信塞给了新嫂嫂,他一直等到大学开学也没有收到新嫂嫂的回音。在省城的大学里,陆翱继续给新嫂嫂写信,信中不再表露自己对她的钟情,只是说说学校的事,问问她的工作情况。不久,陆翱便收到了回信。直到大学毕业后,陆翱回到了苏城工作,他俩很自然地成了恋人。一年前,陆母登门求亲,定下了婚期。
新嫂嫂对这新房很是满意,方才进门时婆婆给了她一对碧玉簪和一双金手镯,她的一声“娪妈”,使得婆婆激动得流下了眼泪。婆婆告诉她,她就想要个女儿,现在好了,有啦!
上海阿嫂和无锡阿姨换了身干净的,没有补丁的衣服,在五点钟的光景来到了新房。上海阿嫂拉着新嫂嫂的手说:
“翱翱好福气哦,讨了个嘎漂亮格新嫂嫂回来。哎,陆翔呢?翔翔,侬也要加把劲喽,有得对象了伐?”
陆翔一直是站在门口,招待着客人,女家的送亲人中刚好有他的一位女同事,这会儿他正和她谈论着工厂里技术革新的事,听到上海阿嫂这么一喊,顿时涨红了脸。
就在大家整装完毕,下了楼,打算去上海老正兴的时候,三个陌生人走进了石库门。
“陆翱在家吗?”其中一个黑黑瘦瘦的陌生人问道。
“我就是。”陆翱回答。
“跃进桥坍了,请你跟我们去一趟。”陌生人冷冷地说道。
“桥坍了?怎么可能呢?”陆翱惊愕地问。
“是的,两个小时前断裂了,走吧,我们要了解一些情况。”陌生人说完,转身带着新郎走了。等人们回过神来,追出了石库门,陆翱已经消失在了巷口拐角处。
“勿急,啊,勿急,你们上楼等等,翱翱就会回来的。”陆父安慰着新嫂嫂,关照大家先上楼歇着,他带着小儿子陆翔急匆匆地去了跃进桥。
跃进桥两岸站满了人,桥的两端拉起了粗粗的麻绳,交通已经中断。惨淡的夕阳从云端里钻了出来,消失在鳞次栉比的古老建筑后面,只留下一丝丝橘红色的云彩躲在了巍巍古塔的身后。
跃进桥依然架在河面上,远远望去,桥的中间有一道裂缝,弧度本不大的桥面中间似乎有点凹陷。
“钢筋断了。”有人这样说。
“桥墩出现了开裂。”也有人那样说。
“幸亏发现得早,要不就出人命了。”
“这种钢材就不能用来造桥的!”
围观的人群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陆父和陆翔在北岸四处打听陆翱的下落,可是没人知道。
街坊邻居们也得知了这个消息,围在了石库门前,直等到路灯亮起,陆家父子俩回了家。
“桥是出毛病了,不过没有坍,只是中间有了裂缝,听说钢筋断了,没办法修复,只能拆了重造。我们在桥上找不到翱翱,单位里也没人。”陆父一屁股跌坐在太师椅上,喝了一口茶后说道。紧接着,他抱拳向已经跟随他进了石库门的邻居们说:“对不起各位了,喜酒改日再请大家喝,请回吧。”
新嫂嫂在楼中间的新房里坐立不安,她的母亲也赶了过来陪在她的身旁。
夜深了,天又下起了小雨。雨水打在窗玻璃上,沙沙作响,贴在窗上的一对大红喜字如同一双闪着泪光的大眼睛,瞧着冷清清的新房。新嫂嫂悄悄地淌着泪,听到一板之隔的公婆在唉声叹气。
晨曦微露,小巷里有了动静,伴随着柴火噼噼啪啪的声响,炉口冒出了一朵朵白烟。东升的太阳斜斜地照着雨水未干的石板街,穿过缕缕白烟,映红了一张张平凡的脸庞,有的挽着竹篮去菜市场买菜;有的用一只筷子穿起了几根油条从大饼店回来。一夜未睡的新嫂嫂推开了窗户,听得在井边洗衣的上海阿嫂说,听讲米要紧张了,快去排队买吧。
陆翔喝完了粥就去了哥哥的单位,大概在九点半钟,回到了家里,说是哥哥被抓进了公安局,不让家属见。
半个月后,陆翱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进了监狱。为时三年的饥荒已悄悄地逼近了新嫂嫂。
回頂端 向下
 
****新嫂嫂——婚礼****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