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dunhill 打火機 STANWELL 海泡 James Upshall Navy BAREN 海購 宇峰 新手 Escudo larsen 拉森 原味 castello 海泡石 Sasieni 玉米斗 法官 煙斗 開斗 Anatra flake 玉米 davidoff

分享 | 
 

 --说说那个父亲--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说说那个父亲--   周日 7月 22, 2012 9:55 pm

半年前,外地的姐姐给我电话,希望我能为一对盲人兄弟给他们的父亲写一封信,他们要请人发至网上,希望得到关注和呼吁。在我收到了由兄弟俩叙说,姐姐笔录的文字邮件后,我代写了下面的这封信。
今天,姐姐告诉我,此事圆满解决了。

【回家吧,亲爱的爸爸,您的盲儿子求您了】

亲爱的爸爸:
我知道,命运对您是那么的不公。您生了三个孩子,一个夭折,留下两个儿子都是盲人。
因为我和弟弟都是残疾人,让您和妈妈操了多少心,流了多少泪,受了多少的苦啊!
记得小时候您一直教导我,人可残,志不可缺,为人要正直,要善良。
在我的记忆里,您和妈妈是恩爱夫妻。在妈妈的心里,家里的三个男人便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一切,妈妈心甘情愿地为这个家庭付出了青春,付出了健康。
如今,您的两个儿子已经长大成人,都有了自己的盲人按摩诊所,我和弟弟一直谨记您的教诲,尽心尽力地工作,对穷人免费治疗,从不计较得失,换来的是更多的求医者。我和弟弟不仅能自食其力,还有积蓄,我和弟弟虽无力给您和妈妈买房、买车,但一定会报答您和妈妈的养育之恩,让你们安享晚年的呀。
当我在2007年得知您有了外遇后,我怎么也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当我拥着伤心欲绝的妈妈,她颤抖着、呜咽着,泪水沾湿了我的双手。那一刻,您知道我是多么的愤怒啊!在您的儿子心里,您和妈妈不也是我的天,我的地,我的一切吗?
我从未见过光明。在我心里,那一片亮光,一片希望正是您和妈妈给我的,您真舍得毁了它吗?
妈妈劝我别发火,说您是一念之差,很快会回心转意的。
可是,可是您接下来所做的事让我心寒呀!
您把家里的现金、存款、汽车等所有的财产都悄悄地转移到了别人的名下。您想过妈妈吗?这里面没有一丁点是属于妈妈的吗?这里面不都是您和妈妈结婚以来的共有财产吗?您劳碌了一生,妈妈不同样也劳碌了一生吗?这样绝情的做法情何以堪?
我想不到的是,您还冒名支取了我按摩九年来的所有积蓄九万元。爸爸呀,您怎么一下子变得让我们这么陌生!
天底下有什么比亲情更重要,更难以割舍的呢?可是您割舍了,您不要了。
爸爸,您是最了解您的孩子和妈妈的,您知道我们都是不见世面的善良百姓。您在市重点办公室工作,我们也一直为您自豪。有人劝我们上法庭,因为只有法律是相对公正的。今年一月份法院作了公正的判决,可是您怎么就会对我的那玖万元有异议呢?事到如今,您说,这玖万元我即便送人,难道不给妈妈而会给您吗?
被您伤害最大的是妈妈。您若执迷不悟,再过十年,等你成了瑟瑟老人,您会怎样看待自己?您的良知会怎样评判自己?
爸爸呀,为了妈妈,您回家吧!,您的盲儿子求您啦!

【说说那个父亲】

阿全13岁失去了父亲,知道没父亲的孩子有多苦,也十分羡慕周围有父亲的同学和朋友。上个月写了阿三的父亲《宁波裁缝》,在《塌蜡扁》中也提到了扁头的父亲。虽说他们都和阿全一样,是生活在最底层的平头百姓,可对孩子来说,父亲总是那么可敬可爱,可依可靠的。前些天我发的一篇博文,是阿全为盲人兄弟代笔写的一封信,信中的那位父亲却变了质,他的妻子整日以泪洗面,两个盲儿子悲恨交加,一个家庭就此没有了笑声。下面阿全要叙述的,就是这个父亲。

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各不同——托尔斯泰如是说。
小巷低矮的平房里就住着一个不幸的家庭:父亲老李1970年进房管局参加工作,老家农村来的妻子没有工作,以敲西瓜子、核桃肉赚取食品厂的一点外发加工费,生有两个儿子,都是先天性盲人。
弟兄俩相差三岁,没有上学,也帮着母亲做加工活。夏天,他们搬出了方凳,靠着墙边,方凳上放着一个花岗岩小石墩,石墩旁有两只小铁罐,一个装着西瓜子,一个盛放瓜子仁。坐在矮凳上的盲人兄弟,用手灵巧地拾起一颗瓜子,用小锤在瓜子尖敲一下,再在瓜子底敲一下,最后将瓜子竖起来,在顶部敲一下后,瓜子便分成了两瓣完整的壳,和一个完好的瓜子仁了。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凭的全是感觉。此刻的父亲,一定是坐在他们的身旁,给他们打着蒲扇,讲着故事。
听故事,是盲人兄弟最大的享受,他们尤其爱听关于太阳、月亮、高山、大海的故事。在许许多多的故事中,他们知道了什么是光明,什么是五彩,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睁眼看一看世界,哪怕就一瞬间也好。
寒冬腊月里,当一家人挤在一张木板床上,小手摸着父亲的满脸胡子和母亲柔软的乳房,兄弟两觉得不见光明的生活依然很美。
老李的工作非常劳累,几十元的工资奖金,一分不少地交给了妻子,生活很是简朴,偶然的开荤,总会将菜里的肉丝挑拣出来夹给两个儿子吃。当他的妻子有时候心情不好,打骂两个孩子时,他总会搂住孩子,喝止妻子。在他心里,两个孩子已经够可怜的了,上帝惩罚着他们,父母就必须呵护着他们。
这一家人和和气气,街坊们都同情他们的不幸,尽可能地去帮助他们。邻居们都说两个孩子幸亏有了这么个好父亲。
在改革开放许多年后,事业单位的房管局终于也面临转制的局面了。老领导很赞赏老李的淳朴敦厚,觉得这么多年来,他对两个盲儿和没有工作的妻子不离不弃,品格可嘉,于是就带着他进了市里的重点办公室,让老李负责拆迁旧房的相关工作。
在大规模的城市建设拆迁中,工程浩大,仅仅老房子的拆除,也不能千篇一律地采用以料抵工的方式,老李整天泡在工地,任劳任怨地干着他的工作,结交了许多人,其中有不少是外地来的拆房承包商和废旧物资收购商。老李开始有钱了,在小巷拆迁后,老李在城西有了一套底楼的新房子,他买了一辆普桑轿车代步。老李开始抽烟了,也接受了李工的称呼。
2002年的时候,老李在承包商的饭桌上认识了丽丽。
丽丽四十岁不到,本地人,下岗在家。那年,老李的两个盲儿子也都长大了,丽丽建议他们去学推拿,开个盲人推拿诊所,说是民政局有免费培训班的,丽丽有熟人,可以帮忙此事。
果然,丽丽的点子极好,很快,盲人兄弟分别开出了推拿诊所。老李眼见两个儿子终于能自食其力了,很是高兴,也时不时地去诊所看看,关照儿子不要太劳累。
对丽丽的感激,使得两个人走得很近。那些拆房专业户开始托丽丽去跟老李打招呼,请老李光临饭局。老李也就做个顺水人情,也让丽丽赚了一些钱。在一次酒醉后,老李发现自己和衣躺在了丽丽的床上,而丽丽却躺在了沙发上那天,老李终于安奈不住自己的性欲了。
多少年来,老李为了两个盲儿子,呕心沥血,忘我工作,没看过一场电影,没外出旅游一次,尤其是当妻子生下小儿子后得了妇女病,身子一直不干净,他已经记不得最后一次的性生活是哪年哪月了。眼下的丽丽,丈夫获刑20年,也是独守空房,与她相识几年来,彼此互相尊重,从无轻佻。此时,四目对视,老李看到了温情脉脉,感到了彼此的饥渴。
丽丽满含热泪,绯红的脸紧靠着老李。老李没想到的是,年过五十的他,重游了激情,感觉远比新婚那晚还要好。
精神焕发的老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唤回了已经失去的青春,觉得自己也是该像个男人活着了。
丽丽并不打算与狱中的丈夫离婚,老李也不准备抛弃自己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家庭。就这样,在情欲的支配下,两个人难分难离。
丽丽提出想在旅游景点开个店,收入同老李对半分。
丽丽提出想包个饭店经营,收入与老李对半分。
丽丽提出要买一辆MINI轿车。
丽丽提出要在湖畔花园买一套房子,产权归老李。
丽丽一个又一个的要求,使得老李忙不应暇。钱,钱,一切都需要钱。
老李缺钱了。
就在这时,老李的奸情败露,他的妻子闹到了他的办公室,老实巴交的老李没了脸面,恼羞成怒下,提出了离婚。
老李转移了家里的钱财,再也不回家住了。
当老李的大儿子发现自己9年来靠着推拿积蓄的9万元存折不翼而飞的时候,老李的妻子明白了丈夫已经不可能回心转意了。
两个盲儿拥着可怜的母亲,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父亲真的变了,变得这样绝情,这样蛮狠。当年讲着太阳的故事,打着蒲扇的父亲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
回頂端 向下
 
--说说那个父亲--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