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海泡 原味 玉米 拉森 castello James Upshall Escudo 宇峰 Sasieni 海泡石 法官 STANWELL flake 新手 玉米斗 打火機 煙斗 Anatra larsen BAREN 海購 開斗 dunhill davidoff Navy

分享 | 
 

 ----塌蜡扁----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塌蜡扁----   周四 6月 07, 2012 11:09 pm

在旧文《阿三轶事——嫁女》中,阿三的亲家塌蜡扁也是我童年的邻居。
塌蜡扁是扁头,苏州人称扁头为塌蜡扁。据他母亲说,他的头是在摇篮里睡扁的,扁到什么程度呢?正面看,四方脸,脸盘庞大,侧面看,就像肩膀上竖了一块招牌,前后摇摆,前面是丘陵,后面是峭壁。
塌蜡扁终年留着鼻涕,两片薄薄的红唇,抿不拢,露出了参差不齐的黄牙,一如暴发户庭院里的蹩脚假山。
那年的塌蜡扁十岁多了,一直停留在小学二年级。父亲是老肺病,整日咳嗽不止。母亲以给街坊邻居倒马桶为生。他的母亲非常勤劳,天不亮给邻居到菜市场排队,凭票买紧俏的猪肚、排骨之类,收几个小费,上午做“走做”(即如今的钟点工),下午洗几十个马桶,傍晚给人担水。那时家里是没有自来水的,一般的人家都用井水,考究点的,就到巷口的自来水龙头处买水,一分钱两铅桶,买来的水都存放在很大的水缸里,水缸加杉木盖,盖上放一只白铁皮做的水勺。请他母亲担水的人家挺多的,一分钱一桶,每天一次。到了晚上,塌蜡扁的母亲服侍好老肺病丈夫休息后,便在15瓦的灯泡下纳鞋底,这也是用来卖给邻居的。尽管塌蜡扁的母亲做着那些零零碎碎的杂事,一分一厘地赚钱养家,但街坊邻居们都尊称她为“李师母”。
塌蜡扁最怕两件事,一是上学,二是老肺病的父亲拿着鸡毛掸子敲他的扁头。
或许是扁头的缘故,一学期下来,塌蜡扁的练习本还是新的,考卷都是零分。也或许脑子被挤到了两旁,离开手臂更近,塌蜡扁的弹皮弓技术一流,五十步之内,百发百中。他的弹皮弓用树枝丫做成,弹丸很是讲究,都是到老阊门城头上挖来的城泥,在方砖地上千锤百炼后搓成阴干。弹丸有两种,一种是大的,他称之为“鸟蛋”,还有一种是小的,小的里面包裹着小铁珠,杀伤力十分厉害,他叫小弹丸为“鸟丸”。
塌蜡扁的眼力了得,夏日里的晚上,大家都坐到了门外纳凉,塌蜡扁拖着木屐,仰着扁头,踢踏踢踏地沿街巡视,栖息在法国梧桐树枝头的麻雀,肚下的一团白色羽毛是逃不脱他的眼睛的,于是,装丸、拉弓,眯眼,啪的一声,麻雀不明不白地应声坠地。
自从翻掉了石子路面,铺上了乌黑的柏油沥青后,叉铁箍已经失去了颠簸跳跃的乐趣。塌蜡扁做了两辆轴承车,一辆是宽大无比的四轮平板车,足以放置双层十八只马桶,是给他母亲用的。另一辆是小巧的三轮滑板车,两个轴承固定在狭长木板后部的木轴两侧,一个轴承固定在拖把柄下,用窗钩链接板体,既是前支点,又当方向轮。
塌蜡扁左脚踏在滑轮车的板面,右脚使劲蹬地,人和车飞速向前,留下了连贯的“哗哗”声,很是刺耳。
当塌蜡扁发现珍珠弄由西向东数百米的路是下坡时,来了精神。只见他,左脚踏在车上,右脚勾住拖把柄做的龙头,双手张开,叫着“啊”声,一路滑来,自动下滑以及不断的加速度使得塌蜡扁异常兴奋。临到街口,他才会手扶龙头,用右脚摩擦地面,减速刹车。于是乎,他的右鞋底总是磨穿。当老肺病的爹爹发现费鞋的原因后,举着鸡毛掸子满街追打塌蜡扁,一怒之下,取出柴刀,劈了滑轮车,当了柴火,从此塌蜡扁与滑轮车断了缘分。
“文革”开始,查出了老肺病当过国军的火夫,没两个回合的折腾,老肺病被一口痰噎死了。塌蜡扁哭得十分伤心,拿着鸡毛掸子放到爹爹的手边,叫唤着爹爹“打我呀,再打我一次呀!”
李师母继续推着轴承板车倒她的马桶,塌蜡扁失去了往日的欢乐,呆呆地思念着他的父亲。
我在《斗客刚果》一文中的刚果成了塌蜡扁的知心朋友。
刚果姓李,与塌蜡扁是本家。刚果曾是十里洋场上海滩的风流小开,由于吸毒,至今潦倒。
塌蜡扁用十个烟蒂换刚果的一个故事。什么“拆白党”、“抛顶宫”、“斧头党”、“仙人跳”之类的故事是塌蜡扁百听不厌的。
刚果是上海人,久而久之,塌蜡扁也学会了“阿拉”和“侬”,幻想着有一天能混迹上流社会,抽着雪茄,搂着美女,跳着伦巴。塌蜡扁开始注意自己的举止了,口袋里开始有了手帕,时常保持鼻子底下的干燥,头发也不再凌乱得像是乌鹊窝了,一把小木梳插在了胸口口袋里,不时地取出梳理两下,扁头也被厚厚的头发遮掩了起来,粗一看,还真是像个人样了。
我结婚后许久没见到塌蜡扁了。一次在观前街遇到了他。他身穿喇叭裤,脚蹬黑皮鞋,大背头乌亮,手提四喇叭收录机,放着张帝“那位朋友,你要问我一加一等于三……”的即兴歌曲。
一加一等于三,塌蜡扁是早就明白的。年前他与巷口的大丫头在耶稣堂的围栏里野合被抓了个正着,关了几天后放了出来。塌蜡扁告诉刚果,那女人可是好东西,我喜欢。
俗话说“穷人先出世”,当工资还是几十元的年代,一枚金属镍丝电子感应防风打火机要卖到几百元,烟君子趋之若鹫。塌蜡扁在电影院门口设摊销售各类高档打火机了,狠赚了一把。随后又帮着阿三推销旧西装和俄罗斯魔方机,机关里一次向他要了几十只电子计算器,利润翻番。接着贩酒、贩万宝路外烟,反正只要能赚钱,塌蜡扁总是义无反顾地勇往直前。
塌蜡扁的母亲李师母去世后,坟地买在了凤凰公墓,塌蜡扁花了大钱,打理得风风光光的。
塌蜡扁是在浒墅关秘密做假红塔山香烟时翻了船。此后就失去了他的音讯,直到在阿三女儿的婚礼上我见到了他。
如今的塌蜡扁年逾六十,少言寡语,嘴唇还是抿不拢,门牙少了一颗。他的儿子在银行有一份不错的收入,娶了阿三的千金后,生活美满,今年生了一个大胖儿子,头也是有点扁扁的,深得塌蜡扁的宠爱。
回頂端 向下
 
----塌蜡扁----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