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castello 海泡石 宇峰 玉米斗 flake Anatra dunhill 拉森 davidoff 打火機 開斗 larsen Escudo 海購 STANWELL Navy BAREN 海泡 Upshall 煙斗 新手 法官 Sasieni 玉米 James 原味

分享 | 
 

 ------合欢嫂------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合欢嫂------   周二 6月 05, 2012 9:53 pm

家门前的合欢树开花了,绒球似的红花,布满了枝头叶间,花丝犹如缕状,半白半红,又如孔雀开屏,呈扇状,清香随着微风四溢。
这棵合欢树在我二十多年前搬进小区时就有了,而且已经长得很粗,很高,像一把巨伞,给小小的公园遮出一大片绿荫,树下有石凳和紫藤架。
我第一次见到合欢嫂是在我入住小区后的一个初夏,正是合欢花盛开的季节。那天清晨,我静坐在紫藤架下练着气功,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准备回家吃早饭,此时,走来了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站在合欢树下,仰头看着合欢树那羽状的复叶缓缓舒展,用手抚摸着灰褐色的树干,忽然朝着树干使劲掌击,枝头上的合欢花飘飘洒洒地纷纷落地,顿时,满地都是一片片,一朵朵的红色。她取出一块白色手帕,俯身拾起那落下来的合欢花,小心地用手帕包好。
下午,一道闪电划过,下起了阵雨。我赶紧出门去收拾凉在紫藤架上的衣服,惊讶地发现她还坐在石凳上一动不动地捧着手帕。我回屋取了把雨伞,递给了她。
第二天,也是在太阳刚升起的时候,她来了,依然是仰望、抚摸、掌击、捡拾。她把雨伞还给了我,递给我一个保鲜袋,袋里装着盐金花菜。
“这是鹃最喜欢吃的,你尝尝。”她说道。
我从袋子里取出一棵绿绿的金花菜放进嘴里,咸咸的,香香的,很鲜美,不由得想起儿时在玄妙观,问那操着竹篮的农妇买盐金花菜,关照要多撒一点甘草粉。
“好吃。”我瞧着眼前那位有着一双哀怨的大眼睛,身材瘦削、矮小的她说道。
“鹃是谁呀?”我又问。
“是我女儿。”她说完就垂下了头,自言自语道:
“多么乖巧,多么聪明的鹃啊!走了,也不对我说一声就这样走了”。
我不知道她姓什么,我心里给她取了个名字:合欢嫂。
听返迁的原居民说,合欢嫂的家原本就在那个紫藤架的位置,三年灾害的第二年,15岁的合欢嫂流浪到了这里,被一户农民收留,三年后,嫁给了那家的儿子做媳妇,次年生育一女,取名鹃。“武斗”时,丈夫在看守西瓜田的窝棚里被刀扎死,留下了年轻的合欢嫂和刚满周岁的女儿鹃。这棵合欢树是鹃上小学一年级时种下的,原本旁边还有一个小池塘。鹃从小伶俐,学习成绩非常好,她喜欢用合欢花串成花环,戴在头上,一边唱歌,一边旋转着甩开花布喇叭裙。长大后的鹃,考取了外地的大学,可惜,二十出头的鹃在去年死了。
平时,我每天静坐在紫藤架下,或者搬把藤椅在合欢树下看书,但从未再遇到过合欢嫂,我渐渐淡忘了她。直至来年合欢花开,合欢嫂再次出现在合欢树下,做着同样的事。她会默默地坐上一整天,望着太阳西下后,树叶缓缓地闭合。
岁月是无情的。当我的鬓角出现了白发,合欢嫂也已经是一位老太了。她掌击合欢树的力量明显小了,弯腰捡拾合欢花已是难以做到的动作,于是,合欢嫂就蹲下身子,一朵朵地将合欢花捡起放进手帕。
在今年合欢花盛开的季节,我没有见到合欢嫂。她病了吗?我不知道。
今天中午,我回家吃饭,见居民们围着在说事。邻居告诉我,合欢嫂今早穿戴整齐地死在了自己的床上,社区已经约好殡葬馆下午来运尸体。
我悻悻地朝合欢树走去,心里很难过。在这二十多年里,合欢嫂沉浸在失去鹃儿的痛苦中不能自拔,当漫天的合欢花飘落,当她捡起一朵朵回忆,将合欢花摆放在鹃的相片前,她的心该是碎成了几瓣?又有谁来分担她的苦痛和哀伤,安慰那一颗滴血的心?
我猛力掌击着合欢树,任花朵雪花般地飘落,我的双眼溢满着泪水,以至于看不清地上红红点点的是合欢花还是斑斑血迹。
我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掩面,任苦涩的泪水夺眶而出。
许久,我听到了殡葬馆的车声,我铺开手帕,俯身捡起一朵朵合欢花。我取出五十元钱,连同那包合欢花一起交给了开车的司机,请他将花放在合欢嫂的胸前,随她一同远去。
我不知道合欢嫂能否真像传说中的那样,在另一个世界里见到她日夜思念的鹃儿。望着远去的汽车,我的心绪紧紧地纠结在一起,我所能知觉到的,只是一片无尽的悲凉。
回頂端 向下
 
------合欢嫂------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