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共和国

烟斗 菸草 smoking pipe 煙斗 共和國 Dunhill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本論壇的伺服器架設在美國 因大陸官方的"網路政策" 
造成部份大陸斗友瀏覽 看圖 都有些許不便
若您有使用上的困難 請參考這兩個帖子
四個好用的線上代理伺服
"煙斗共和國"正式推出論壇專屬圖床
資深斗友專欄 開闢新欄目
百草園
由富有神農精神的nxyinya
為斗友們介紹他所品味過的菸草


http://www.piperepublic.org/f13-forum








若您有煙斗的諮詢問題
請貼圖並說明您看上這把斗的原因(越具體詳細越好)
以及自己做了功課後 但還不明瞭的部份 讓大家參贊

http://www.piperepublic.org/forum-f1/topic-t202.htm
最新主題
» 買錯菸草~ 高雄斗客請進
周四 12月 15, 2016 2:07 pm 由 max7277367

» smoking pipes海購菸草問題
周日 7月 03, 2016 12:34 am 由 taiwaner

» 請問 台南那裡可以買到調味草以外的煙草?
周五 6月 17, 2016 11:49 am 由 xxx0913225

» 請問台北哪裡可以買到panzance
周六 6月 04, 2016 6:03 pm 由 grusfauxyui

» 台北斗友 試草會 尋找朋友參加
周四 6月 02, 2016 12:48 pm 由 flanagan

» 請問有人可以拉我進FB嗎???
周三 五月 18, 2016 10:09 am 由 JackyH

» 初到貴寶地,高雄新手報到
周六 4月 23, 2016 8:46 pm 由 taiwaner

» Oh my god !我終於進來了!
周五 4月 15, 2016 9:55 pm 由 mimicder

» 竹子煙斗...塞德克巴來之斗...
周一 4月 04, 2016 12:40 am 由 bbblllooo

» 煙斗的世界......我現在開始探索
周日 4月 03, 2016 4:10 pm 由 阿聖sam

關鍵詞
castello Anatra 拉森 海泡 Navy 新手 海泡石 打火機 Upshall 原味 玉米斗 dunhill 法官 James Sasieni STANWELL larsen 宇峰 玉米 Escudo 煙斗 BAREN 海購 davidoff 開斗 flake

分享 | 
 

 ----马司机----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阿全
代表
代表
avatar

文章數 : 531
注冊日期 : 2009-11-21
來自 : 烟斗共和国

發表主題: ----马司机----   周四 五月 31, 2012 6:55 pm

三十出头的马司机,说着一口地道的上海话,举止也颇有上海人的那种洒脱、干练。长方脸,浓眉大眼,鼻子修长,一米八的身高,常年穿着牛仔裤,夏天红色T恤,冬天白色茄克,十分精神。
马司机的时来运转是在三年前。那年从外地调来了一位新行长,是个五十来岁,风韵犹存的女强人。新行长作风泼辣、果断,业务烂熟,恰好也姓马。新官上任三把火,马行长也无例外。先从办公室着手,逐级进行了人事理牌。当轮到驾驶班时,对小车每年更换二十四只轮胎大为恼火。她算了一下全年的汽车维修费用,足以卖一辆新车了,于是就单个找驾驶员谈话,了解情况。当马司机毕恭毕敬站在马行长面前时,马行长眼前一亮。眼前这小伙子,懂礼貌,有规矩,说的还是乡音。马行长开始上下打量了起来:看那双眼,炯炯有神,薄薄的嘴唇红润,有几分女相;当看到那笔挺修长的鼻子时,马行长忽然想起在一本专著里读到的一段话:男人的鼻子与阳具对应。她迅速将目光下移,果然,那牛仔裤的门襟处鼓鼓当当的。
马行长问了许多驾驶班的情况,得到的回答总是一句话:“阿拉不是哪能清爽,迪格事体最好问班长,我只管开好我的工具车。”
马行长没有因为马司机的守口如瓶而生气,相反却大加赏识。心想,这倒是一个为领导开车的料。
马行长了解到眼前的司机在行里工作快五年了,租房住在一个老小区,夫妻两人,有个四岁的儿子。
“今朝就谈到这里吧,想起什么就直接来找我。”马行长说道。
“好格,有数了。”马司机说完就离开了行长办公室。
几天后,驾驶班长被撤职去开工具车,马司机接过劳斯莱斯车钥匙,当上了马行长的专职司机。
马司机非常尽职,没日没夜地工作,当然,收进后备箱的礼物总有一半是归他所有。茶,开始喝龙井;烟,开始抽软中华;T恤开始上了名牌;几千元一条的牛仔裤也有得几条替换了。虽说工作时间极为不正常,但就是觉得很滋润。
马司机当然也清楚自己的身份,该在哪里坐着,就坐在哪里;不该看的,就只当没看见,处处乖巧,面面玲珑。渐渐,在马行长的圈子里,一致认为他是个可以信赖的人,在周末聚餐的时候也会叫他上了桌面。受宠若惊的马司机从拘谨到放开,抄着流利的上海话,妙语连珠。那些个在单位里一本正经的领导们,此刻也被感染,放下了身段,胡言乱语一番,得到了彻底的放松。后来圈内人士发现,当马司机半斤茅台下肚后,更是发噱,调侃中不忘恭维,谦卑里又气度非凡。为此,每次聚餐都特意关照马司机别开车,行长由他们来派人接送。
马司机的表现,马行长自然是十分满意,逢年过节的一只红包总是特大号。
时间很快,半年后的马行长已经将行内的上上下下理顺,也已经同当地的达官贵人打成了一片,以兄妹相称。人,也就比较闲了。
那是一个初夏的周末,马司机照例载着马行长来到希尔顿参加饭局。那些个山珍海味对马司机来说,丝毫没有了诱惑,相反,见了有点烦。本打算不喝酒的,可是好佬们逼着马行长下达命令。
“喝吧,小马。”马行长笑眯眯地说道。
马司机的酒量虽不能说无敌,但从没有醉酒的体验,一是他确实能喝,二是他手段巧妙,嘴上功夫了得,小动作又能做到天衣无缝。
包厢里笑声不断。今天的马行长也格外开心、兴奋,边喝着进口鲜葡萄酒,边说着学生时代的轶事,当讲到一个男生为了向她表白爱意,居然一个月给她写了三百封勾魂情书时,笑得大家前俯后仰,跺脚拍桌,全然忘记了自己金贵的身价。
那晚,除了马司机,全都醉了。男男女女们被司机一一送回了家。马行长一把推开扶着她的马司机,说道:“我有伽老伐,扶我做啥?”
马司机用银联金卡开好了客房,扶着行长去休息。
两千八百元的客房,不是顶级,但也绝对过得去,隐隐的香味很是高雅,厚软的全羊毛地毯,脚感异常舒适。马司机纳闷着,心想,上次行长喝了三两茅台都没事,今天怎么两杯红酒就醉了呢?
马行长斜靠在沙发上,关照马司机将大吊灯关掉,说是耀眼,又叫他拿来她的小皮包。
马行长打开皮包,取出一串钥匙交给了马司机。
“小马,滴格是精装修房的钥匙,侬去住吧,面积不是太大,一百三十多平米,下趟有机会再换吧。”马行长的一串钥匙和这番话,着实让马司机吃了一惊。
“呆勒海做啥?憨伐,坐过来。”马行长拍了拍身旁的沙发说道。
马司机刚坐下,忽然看见行长哭泣了起来。
“小马,侬晓得伐,阿拉男人有病,已经十多年没那个了。”马行长说完,就将手伸向了马司机那鼓鼓当当的地方。
“行长,你?”马司机先是一惊,随后就明白了行长的意思。
五秒钟,仅仅只有五秒钟,马司机做出了叫他一辈子抬不起头来的决定:他拉开自己的拉链,伸手解开了马行长的上衣扣子。
昏暗的灯光下,柔软的席梦思床垫上,两个忘年交像蛆一样蠕动着,马行长享受着那年轻、有力、壮实的冲击,马司机惊讶地感觉到来自那老妇人一次接着一次的高潮。
此后的马司机俨然成了爷。求见行长的人必须经他安排,他也成了众人拍马的对象。
为了能有一个安静的工作环境,马行长在希尔顿常年包了一个套间,马司机包里匿着蓝色药丸,也很少回家过夜了。
得意往往会忘形。马司机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司机身份,大有与行长平起平坐的气势,外界开始流言蜚语。马行长也多次好言劝说要注意在外面的形象。
人在做,天在看。当马行长被双规,马司机坐在亮着聚光灯的桌前时,一切都为时过晚了。
一米八十的汉子,席梦思上的持久斗士,像一只烂熟的柿子,一股脑地将一切摊在了桌面。
当马司机低垂着头,携妻带儿搬出那套精装修房,站在繁华的马路上时,他恍恍惚惚地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
回頂端 向下
 
----马司机----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烟斗共和国 :: 斗友公眾大廳 :: 其他-
前往: